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2008-12-31新進動物

Mauremys annanmensis 安南葉龜 x 1
Egernia cunninghami 澳洲雜斑石龍子 (=星背刺尾岩蜥) x 2 (尾部被前飼主養成S型, 背部塌陷)

可能是因為在食用龜市場上還被認為經常可見, 安南葉龜在過去並不是非常起眼的龜種, 一直到近年的調查發現牠的野生族群近乎絕滅, 然後又成為CITES II物種後, 這隻看似柴棺龜的水龜就突然在寵物市場上水漲船高. 說貴也不能說很貴, 但其實就是說不上來這種龜為什麼會成為寵物, 因為亞洲的許多水龜在外表上看起來其實多樣性並沒有很高. 過去annanmensis曾經被置入一個屬叫Annamemys, 不過根據近年的研究, 這個屬顯然是無效的. 安南葉龜在親緣關係上與柴棺龜並非是最近緣的物種, 反而與所謂的福建澤龜(Mauremys inversoni)比較接進. 但福建澤龜這個物種本身也有相當多的問題, 有些學者懷疑所謂的inversoni只是因應對三線箱龜的商業需求而製造出來的人工雜交種.

至於這個澳洲雜斑石龍子, 只是偶然看到的物種. 主要是因為同屬的刺尾岩蜥(Egernia depressa)真的是個天價, 兩隻小小的石龍子居然要一台中古車的價錢, 萬一養死了, 阿不就....不過Egernia屬的分類還存在許多的問題. Gardner et al. (2008)的文章指出Egernia是一個多系群, 而牠們與藍舌蜥(含松果蜥)還有桃舌蜥 (其實都是石龍子)在親緣關係上是比較接近的. 順帶一提的是, Egernia屬被認為具有亞社會行為. 所謂的亞社會行為指的是長期對伴侶, 活動範圍的認知與記憶能力, 並具有小核心家庭的組織. 在數種Egernia屬石龍子中已經被發現有這樣的行為, 比起松果蜥的monogamy還要引人入勝. 不過目前我們沒有飼養亞社會性Egernia的經驗, 所以對所謂的亞社會性沒有實際的體會. 有興趣的話可以閱讀O'Conner & Shine (2003)以及Chapple (2003)的文章作為深入這個議題的開端.


圖片連結: kookr的flickr相簿

所以說搞不懂為什麼有人一直想要養蘇

2008-12-31

常常看到有不少人在論壇上說好想養蘇啊, 小蘇好可愛啊, 可是這些人通常都聽不進去別人的勸, 告訴他蘇卡達會長很大, 食量驚人, 會把圍欄撞開, 會把什麼都撞開, 而且不管雌雄性在成熟的時候都對其它個體很粗魯...但就是有人不聽啊, 就硬是要養, 養了又不顧, 或是根本無力養到大, 這隻中蘇其實已經隆背了, 表示原來的飼主並沒有很用心在顧. 這應該已經今年第四隻上報的蘇了吧?

保育象龜 流浪街頭險遭輾

保育類動物象龜,是世界上最大的陸龜,原產地在非洲撒哈拉沙漠南端。(記者鄭淑婷)應是被違法飼主遺棄

〔記者鄭淑婷/台北報導〕台北縣瑞芳鎮一名賣雞排的小販,前天深夜攤子旁出現不明物體,因天色昏暗以為是大石頭,沒多久竟看到「石頭在動」,仔細一看赫然發現竟是一隻長約35公分、寬30公分大烏龜,剛好瑞芳派出所員警巡邏經過,小販把烏龜交給警方處理。 瑞芳派出所女警李羿綺說,這隻象龜體重約有10公斤,應算中壯年象龜,經查大烏龜是保育類動物,可能遭到民眾棄養。 在瑞芳火車站附近騎樓賣雞排的廖姓小販說,前天深夜準備收攤時,彎腰發現有不明物體,當時天色昏暗、視線不良,一開始以為是石頭,過沒多久「石頭」竟然移動了幾步,真的被嚇到了,近距離一看發現是隻大烏龜。 廖姓小販說,撿到一隻大烏龜不知如何是好,剛好瑞芳派出所所長呂明實,與員警執行勤務經過,趕緊攔下警車把大烏龜交給警方處理。 重10公斤 爬到騎樓保命 象龜被帶到派出所安置,在地上拚命爬行,引來員警圍觀討論,為何保育類象龜會流落街頭,警方研判,象龜應該是民眾違法飼養,平時食量相當大,很可能是近來經濟不景氣或是其他因素,被飼主載到火車站附近丟棄,幸好自己爬到騎樓,否則在馬路上很可能淪為車下亡魂。 警方表示,象龜在派出所內一晚後,昨天下午縣政府相關單位已經前來將這隻保育類象龜帶回安置。

2008年12月30日 星期二

臺灣外來種爬行寵物的初步調查

這是一篇發表在2005年的Taiwania上的普查性報告. 摘要如下. 不過這篇文章裏有一些令我不解的地方. 也就是將南美蜥(Tegu)與澤巨蜥(Varanus salvator)列為十大危險爬蟲類並可能會致人於死(根據英文是這樣翻譯的). 有尖嘴利牙的爬蟲類那麼多, 會兇人的蛇就不知道有多少 (如白吻蟒, 不乖的地毯蟒, 彩虹蚺等等), 因為人類的白目而惹毛爬蟲類反咬的例子太多了 (我就被鱷蜥咬傷過手指), 但如何評估爬蟲的危險性呢? 是自由心證覺得牠好大隻好兇會噴氣會甩尾? 還是依據什麼樣的攻擊人類的事實? 從這篇文章中的方法論部份並沒有辦法看出所謂"十大危險爬蟲"是怎麼挑選出來的. 基本上我非常同意大型蟒類與鱷龜(不管真鱷假鱷)都有強大的攻擊性, 而且根本不應該隨便有人在網路上販賣這些容易逃脫與被棄養的生物, 但不是每一個物種都是被擺在相同的天平上評估, 如果只是根據"聽說"或"網路傳說"或甚至只是研究者缺乏實際經驗的先入為主概念, 那麼這樣的名單就算沒有法律的效應, 也可能被某些擅長呼天搶地又不具名的保育人士或團體拿來當令箭了. 另外很多這類型的計畫最後的建議都是說要管制進口商, 但是這些研究者可能從來沒有弄清楚這些動物的通路吧? 真正有牌合法的進口商能夠經手的動物的種類與數量通常是比較清楚的, 這與夾帶或由漁船走私進來的寵物單幫客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這些寵物為什麼還是賣得掉? 為什麼有人會認為買賣爬蟲會有利可圖? 為什麼有人會覺得蘇卡達還是亞達伯拉真可愛, 所以可以養在狗籠裏? 主要還是我們的教育宣導不足, 有太多人不應該飼養爬蟲(或甚至不應飼養任何生物), 但是有一點小錢就愛養, 買了以後不是跑了就是死了, 如果沒有這些為了把東西賣掉而唬爛這些爬蟲很好養的下游商家, 或是搞不清楚亂養東西的消費者, 那麼這些對台灣的環境或飼養者可能有傷害的物種才不會在街上到處都是.

臺灣外來種爬行寵物的初步調查 [全文下載]

摘 要
近年來世界各地外來種的引進快速的成長並造成當地生物多樣性的破壞。而寵物交易行為是外來種引進的重要管道之一。在台灣,外來種爬行動物在寵物市場的交易日漸活絡,這些物種入侵的可能性也就相對提高。為了評估這些外來種爬行動物入侵的可能,先行了解有多少種類在寵物市場上是首要工作。從2004 年3 月至2005 年2 月,我們調察臺灣北中南三地341 家的水族館,共發現239 種外來種爬行動物。從其中我們建議了10 種最熱門、14 種危險及8 種屬於CITES I 的物種,這些物種需優先管理及追蹤調查。在我們的調查中發現少數大型的商家擁有大多數的外來種爬行動物,這可能是因為主要引進的通路僅限制在少數進口商中。所以在未來監測外來種寵物市場,針對上游的進口商進行管理應可獲得較有效率的結果。外來種引進的數量、原生地和當地環境相似度、生殖潛力、棲地需求及食性都可能是評估入侵風險相當重要的因子。

關鍵詞:入侵、買賣、生物多樣性。

圖片連結: animals.nationalgeographic.com

2008-12-30新進動物

陸龜科的屬級分類變動以及親緣關係問題, 之前已經談過一次, 所以Testudo指的就是"歐系陸龜(含四趾陸龜)"在Fritz et al. (2007)以後的文章來說是沒有聽到什麼不同的聲音. 不過所謂的歐系陸龜倒底包含多少物種? 所謂的歐洲陸龜(Testudo graeca)倒底有多少亞種? 或是否有隱藏種在其中? 某些"亞種"較小的體型倒底是因為遺傳或是棲地環境所造成? 多年一直有一些爭議. 在歐洲陸龜的分類歷史上, 一共至少有近20個種級學名被倡議, 但這些亞種(或甚至是種)倒底有沒有演化上的意義? 阿姆斯特丹大學的Van der Kuyl et al. 分別於2002年與2005年針對歐洲陸龜的族群遺傳以及種間關係進行了大規模的研究. 其研究結果證實所謂的歐洲陸龜事實上只有兩大群, 也就是分布於北非的graeca graeca, 以及西亞的graeca ibera. 那麼市面上所謂的"利比亞陸龜"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AC Highfield這個人在1990年認為產自突尼西亞(而不是利比亞)的歐洲陸龜與其它陸龜非常不同, 他根據非常小的形態差異創立了Furculachelys這個新屬, 以nabeulensis這個種為模式種, 同年再把"flavominimaralis"(也就是俗稱的利比亞陸龜, 但實產於突尼西亞)移入Furculachelys這個屬中. 不過他的作為基本上違反了很多現代系統分類學的原理與認知, 因此基本上並不被多數科學家所採認. Parham et al. (2006)的文章更直言所有在近年描述自西亞地區的歐陸亞種通通是無效的, 因為他們使用演化較快的mtDNA來偵測所有"亞種"間的差異發現有些"亞種"間的遺傳距離根本就是零. 事實上Van der Kuyl研究北非的歐陸族群遺傳也有相當類似的結果. 也就是說個體的殼紋差異與地理分布根本無關, 更別在演化上可以被視為獨立的演化單元了.

該是向那些亂七八糟放生團體宣戰的時候了

外來種入侵 日月潭生態浩劫 2008-12-30

[不過這篇報導的因果邏輯有些問題, 日月潭的外來種問題和旅遊人氣盛有關係嗎? 外來種問題已經存在很久了, 只是新到晚到而已. 日月潭自從日治時代被當成水庫, 明潭抽蓄發電開始以後, 湖中的生態早就不見了, 大多數的漁獲種類其實也一直都是外來種, 只是因為這些外來種有經濟性(也就是知道怎麼煮的意思), 所以就沒有人會在乎他們是外來的. 現在魚虎, 紅魔鬼, 玻璃魚這些東西之所以變成問題, 其實是因為"還不知道怎麼吃", 然後"這些傢伙把傳統外來種吃光", 所以這些人倒底要抵抗什麼呢? 要恢復的是什麼? 大正還是明治時期的水社風光? 還是這些不知道怎麼吃的新新外來種進入日月潭前的風光呢? 這些放生宗教團體倒底有沒有人可以治治他們啊?]

中國時報【沈揮勝/南投報導】

▲日月潭外來種生物入侵情況嚴重,四手網一撈幾乎全數是強勢外來種「玻璃魚」。漁民說,原生招牌魚「奇力魚」已經絕跡。(沈揮勝攝)
▲日月潭及周邊山區放生問題嚴重。圖為本報記者親睹有婦人不當放生五大袋的巴西幼龜,數量多達200多隻,過程中曾出面勸阻但未被對方接受。(沈揮勝攝)  

北京大學七月份針對大陸人士來台旅遊首選進行調查,日月潭以二九%掄元、北市二六%、阿里山一六%分居二、三。人氣盛卻為日月潭帶來另類災難,水族結構大幅改變,幾已撈不到原生魚類。居民萌生強烈危機意識,更擔心讓陸客看笑話。魚池鄉一對黃姓兄弟日前釣獲卅斤的「白鰻精」,雖喧騰一時,但事後證實是外來種。魚虎、楓葉龜,加上滿潭的玻璃魚及紅魔鬼,奇力魚今年還沒有人撈到過,目前餐廳雖有微量供應,但來源出自更上游的萬大水庫。  

原生奇力魚 非來自當地  
在「搶救日月潭生態」座談會中,地區居民「努力」思索,潭區還剩哪幾種原生水族?十多分鐘竟是鴉雀無聲,最後鄉代黃順昱勉強擠出「白鰻」兩個字,但此魚也已成稀有動物。  


「不是還有狗甘仔嗎?」
其實已不復見。田螺沒了、蜆子絕滅,昔日一小時可以撿拾三大麻袋的田蚌十多年前已消失無蹤;現有的鯉、鰱、烏鰡、草魚,甚至知名的總統魚,都屬外來馴化的經濟魚種。
除了水域,陸岸生態失衡的情況更為嚴重。當地七○年代之前從未發現過眼鏡蛇,近年來卻成了消防隊的常客。曾有人阻止「呷菜人」放蛇,對方回應:「毒牙已拔,無害!」難道失去毒牙的蛇,牠的後代也會跟著「無齒」?  

放生烏龜 多到造成車禍  
巴西龜氾濫也嚴重。朝霧橋下,兩名婦女雙手合十,五大簍幼龜盡往潭裡倒。有人出面阻止,婦女理都不理,嘴巴窮唸著「阿彌陀佛」。日月潭地區因烏龜密度太高,晚間常上岸亂竄,大竹湖曾傳出有人為躲烏龜出車禍。  

包括綠癌蔓澤蘭,美洲含羞草更是外來植物的「新貴」,不但繁殖力高,對人畜還有嚴重的傷害性,其密生的倒鉤刺,連貓狗誤闖都很難脫困。


2008.12.30 衝擊嚴重 抗「外侵」不分藍綠 沈揮勝/南投報導

「田蚌消失十多年了,潭中充斥著玻璃魚、紅魔鬼!」魚池鄉民進黨黨部,有感於強勢外來生物對潭區生態衝擊日漸嚴重,廿九日以「搶救日月潭生態」為題,邀鄉親謀對策。  

地方無分藍綠或派系,都專心投入議題集思廣益。他們說,日月潭是台灣觀光業重量級指標,不能只為了銅臭而忽視對環境關懷,異種入侵嚴重,幾成國際笑話,除了防杜惡化,更應設法補救。  民進黨魚池鄉黨部主委黃順昱說,一個生態、環保議題,將不同陣營者的心緊揪在一起,也凸顯日月潭外來生物入侵的情況,已嚴重到足以讓全鄉居民「團結抵禦外侵」。  

大會最後決議,將透過議會要求縣府落實九十五年通過、該執行卻從未執行的「南投縣放生管理自治條例」;另,與會的縣府、漁會、日管處、鄉公所和鄉代會,以及各商業、旅行業團體也同意協助加強保育觀念教育與宣導。  

昨天參加座談會者,除了民進黨南投縣黨部主委陳育琳、縣議員賴燕雪和陳錦倫、魚池鄉代表會主席黃長貴等綠營人士外,日管處秘書莊右孟、鄉長廖學輝、邵族議長石慶龍等也出席表達看法。

2008年12月28日 星期日

小睡鼠啥時變成西班牙的?

這兩天我們得到8隻小睡鼠(其中一對分給icenvoy大大), 也就是俗稱的皮卡丘 (但其實皮卡丘指的是龍貓, 也就是南美絨鼠, Chinchilla laniger). 不過網路上有關這隻小睡鼠的資訊, 不管是價錢還是來源, 都非常地混亂. 最常見的說法就是指稱這隻小老鼠是"西班牙睡鼠", 但牠真的不是產於歐洲的DryomesEliomys, 而應該是產於南非到東非大地塹沿線國家(見IUCN提供的地圖)的非洲睡鼠(Graphiurus murinus). 這是一種樹棲性的鼠類, 所以應該就不能當作一般飼料鼠來養了.

圖片連結: yak_Feliz Año的Flickr相簿

[Conservation] 羅地島蛇頸龜的交易現況

羅地島蛇頸龜雖然在1994年才被發現, 然而在過去寵物業者一直以新幾內亞蛇頸龜的名義輸出, 在2001年之前印尼政府甚至還每年發出配額輸出野生個體. 然而此物種在2006年左右被科學家宣布已被為瀕臨絕滅. TRAFFIC於2008年出版了此龜種的貿易調查報告, 詳列其分布以及被採獵的壓力. 此電子書之下載位置與摘要如下:

The Trade of the Roti Island Snake-necked Turtle Chelodina mccordi Chris R. Shepherd, Bonggi Ibarrondo. (February 2006). 41pp. ISBN 983 3393 04 7 (ISBN 978 983 3393 04 6). The Roti Island Snake-necked Turtle Chelodina mccordi is a small, long-necked turtle, found only in the wetlands of the small island of Roti, in eastern Indonesia. Described as a new species in 1994, international demand for it has intensified to the point where the species has become all but extinct in the wild.

[Conservation] 泰國曼古Chatuchak市場寵物淡水龜與陸龜交易現況

由TRAFFIC所執行針對曼古週末市集Chatuchak所販賣的寵物龜所進行貿易調查計畫, 計畫結果顯示幾乎所有的寵物龜都是非法採集與販售, 並在極差的環境下被來自日本, 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寵物業者撿選, 此報告可由TRAFFIC之網頁下載, 其主要內容如下:

Pet freshwater turtle and tortoise trade in Chatuchak Market, Bangkok, Thailand (1.86 MB) Chris R. Shepherd and Vincent Nijman (2008). 16pp. Published by TRAFFIC Southeast Asia, Petaling Jaya, Malaysia ISBN 9789833393077. English and Thai. The Chatuchak or Weekend Market in Bangkok is an important hub for the sale of freshwater turtles and tortoises, many of which are prohibited from trade. Buyers from other parts of Asia, especially individuals from Japan, Malaysia and Singapore, are known to purchase large numbers of turtles from the dealers in Chatuchak Market for retail in their respective countries. Much of the importing and exporting of freshwater turtles and tortoises to and from the Chatuchak Market is believed to be conducted illegally in contravention of CITES-related laws.

巨蜥混養的注意事項

我們有許多的巨蜥, 因此難免會有混養的問題. 原則上飼養巨蜥最好還是把每一種分開, 而且是單隻飼養, 除非已經做好繁殖的準備, 否則貿然混養是非常不智的. 一般來說同種複數個體混養比較不會有問題的就是樹棲型的巨蜥 (如Odatria或Euprepiosaurus亞屬的種類), 地棲型種類的混養是非常不被建議的. 至於半水棲種類的混養也不是不行, 但仍然有管理上要特別費心的地方. 我們目前有一個水巨蜥用的空間(240 cm x 220 cm x 90 cm). 裏頭有兩隻V. cumingi, 一隻V. togianus, 一隻V. dumerili, 另外水裏還有兩隻圭亞那側頸龜還有五隻地圖龜吃殘餌. 其實是非常擠, V. dumerili基本上與世無爭, 因為牠對老鼠沒什麼興趣, 傾向吃螃蟹. V. togianus食量最大, 體型也大, 因此在餵食的時候一定要先把牠餵飽才能餵食其它的巨蜥, 原因是過去發生過一次金頭澤巨蜥咬了一隻老鼠正要游走, 被黑澤巨半路搶走還咬傷的事件 (鼻頭流血, 擦藥以後已經好了). 因此那次的事件讓我們理解到餵食先後順序的重要. 最近發生的狀況是兩隻金頭澤巨會互搶老鼠, 情況是這樣的: 若那隻老鼠有點大, 讓先咬到老鼠的個體無法在30秒左右就吞下, 那麼另一隻可能就有機可乘, 在搶奪老鼠的過程中就可能發生咬傷對方的情況 (通常不嚴重, 但都是不應該發生的狀況). 因此這又提醒我們一事, 老鼠的尺寸不能太大, 至多就是小白鼠成體的大小, 再大就會讓我們有疑慮了. 不過等到下個月, 黑澤巨的新家做好, 牠們就不會住在一起了.

圖片連結: J.Seijdel之flickr相簿

所以倒底如何區分鈷藍日守宮的性別呢?

今年的第二批鈷藍日守宮已經進口多時, 不過這玩意兒的問題主要有幾方面: 又小又貴容易逃走再加上公母的判別有一些疑義. 大多數的網路資訊只告訴你雄性有漂亮的藍色, 雌性體色較暗, 可是這些論壇很少提到在複數飼養的時候通常只有較強勢的雄性會具有耀眼的藍色, 而被壓制或未成熟的雄性其實在體色的表現上與雌性是差不多的. Lygodactylus.com是一個2008年新建立的個人網頁, 雖然站長只顯示了四種Lygodactylus的資訊, 不過在飼養經驗的描述上比起多數的網路資訊來得有用, 也省了到守宮相關論壇逐條拼湊的力氣. 我們目前約有10隻鈷藍日守宮, 說不上有什麼飼養經驗, 把牠們當成Phelsuma的北鼻來養是差不多的, 倒是體表的螨有些煩人, 目前還沒處理. 取食上以針頭蜥蟀還有鼠婦餵食最方便 (懶得弄果蠅), 黑糖果凍或水果泥則是不可少.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Amazonspinther dalmata - 來自巴西Purus與Madeira流域的新屬新種脂鯉

Bührnheim, C.M., Carvalho, T.P., Malabarba, L.R. & Weitzman, S.H. (2008): A new genus and species of characid fish from the Amazon basin - the recognition of a relictual lineage of characid fishes (Ostariophysi: Cheirodontinae: Cheirodontini). Neotropical Ichthyology, 6 (4): 663-678. [全文連結]

長耳跳沙鼠是什麼東東

Jerboa一詞指的是沙鼠科(Dipodidae)中在乾燥地區生活物種的統稱, 在寵物市場上流通的人工繁殖物種其實不少. 例如通心粉鼠(=北非肥尾沙鼠) (Pachyuromys duprasi), 蒙古沙鼠(=跳沙鼠) (Meriones unguiculatus), 以及利比亞沙鼠 (Meriones libycus)等等. 我們最近很幸運地獲得一對人工繁殖的長耳跳沙鼠(也有人簡稱沙漠跳鼠) (Euchoreutes naso), 這隻大老鼠在IUCN紅皮書被列為受到關切的物種. 牠們目前僅分布於蒙古與中國的內蒙, 在蒙古受到法律的保護, 在中國也受到近年新成立的內蒙額濟納胡楊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保護. 去年由倫敦動物學會田野保育計畫主任Jonathan Beillie所進行的研究計畫首次在戈璧拍攝到長耳跳沙鼠的行為 (見BBC的報導), 讓這個在寵物市場上不甚常見, 但已有多年繁殖歷史的動物再度引起討論. 基本上飼養乾燥地區的囁齒類動物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根據目前可以達到的資訊, 長耳跳沙鼠是需要掘穴的生物, 不過挖個洞是不是與繁殖有必然的關係就不清楚了. 目前我們的長耳跳沙鼠是睡在鳥巢裏, 以各種穀物與昆蟲為食.

ps. 重新檢查過一些形態特徵後, 我們發現我們養的長耳跳沙鼠不是Euchoreutes, 而應該是Allactaga, 但種類尚待確認(2008-12-28)

圖片連結: photo.mongabay.com

帝王斑鳩貓 - 以皮膚孵卵的鯰魚

蝌蚪鯰科 (或稱琴鯰, 琵琶鯰, 粗皮鯰, 疣體鯰) (Aspredinidae)在水族市場上是一個經常被忽視的類群. 根據All Catfish Species Inventory所顯示的估計, 這個科已知(含未正式發表)的物種約有50種, 僅分布於南美洲大陸, 一般推測其姐妹群是分布於亞洲的蛾鯰科(Erethistidae) (如迷你蝴蝶貓). 市面上倒底有多少蝌蚪鯰科物種在流通其實是不明朗的. 主因是這個科的種級分類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被忽視, 在水族市場上所使用的"學名"很少, 但實際上這些"商用學名"代表了多少物種並沒有太多的研究. 康乃爾大學生態與演化系的John Friel是目前全球唯一對此科進行正統科學研究的科學家. 他早在1994年仍於杜克大學求學時便完成此科的親緣關係研究 (但至今尚未正式發表) (初步結果可參考Tree of Life的介紹). 之後他便開始投入基礎分類的研究至今 (參考practicalfishkeeping的介紹), 他的研究指出市面上流通的物種數遠超過已知的數目. 在台灣流通的蝌蚪鯰多半只有經常與俗稱推土機(或查卡推土機)的方頭鯰 (又稱蛙口鯰, 毛鯰, 或連尾鮡) (Chaca chaca)混為一談的Bunocephalus coracoideus, 今年進口的白頭斑鳩貓 (學名待查, 進口個體混有兩個種)以及由千銘實業所進口的Aspredo sp.. 這類的魚對一般飼養者來說就是一種可有可無, 養了沒有能見度, 不見了好像也不心疼的消耗品. 更別說瞭解牠們的習性了. 最近進口的"帝王斑鳩貓" (Platystacus cotylephorus)所代表的是此科魚類在生殖護幼策略上一種非常特化的演化支系, 也就是以皮膚表面所形成的有柄囊體(cotylephore) (見下圖)保護, 攜帶並孵育仔魚. 這個現象很早就被報導, 然而一直到1984年才由David Sands在其著作中顯示照片. Weitzel et al. (1997)的文章特別回顧了魚類中具有以皮膜或皮褶護卵的行為以及其皮膚表面結構的比較形態學. Ingo Seidel的大作則詳細地介紹了這條魚如何將卵收集於腹面直到孵化的過程. 由於這條魚的棲地環境為河口, 因此在飼養初期或許需要加一點鹽, 在餵食上以冷凍紅蟲為餌即可, 如果打算繁殖, 就不應該與夜行性太好動的魚混養.

圖片連結: Ingo Seidel於plantcatfish所撰之文章
魚隻來源: 石頭水族, 華洋貿易, 水世界(台北), Aqua Project Taiwan

2008年12月26日 星期五

新熱帶區的鯨鯰分類

文獻來源: Vari, RP., Ferraris, CJ. and MCC de Pinna (2005) - The Neotropical whale catfishes (Siluriformes: Cetopsidae: Cetopsinae) a revisionary study. Neotropical Ichthyology, 3 (20): 127-238. [全文連結] (另請參見De Pinna et al. 2007發表於Zoological Journal of the Linnean Society的文章, 以及Sullivan et al. 2006發表於Molecular Phylogenetics and Evolution討論鯰目高階親緣關係與分類的觀點)

我們一直很喜歡鯨鯰科的魚類, 原因也不用多講, 就因為長得很呆, 而且只會在地上滾. 這部份就不用多說了, 請見8月25日的post就可以. 到今年底為止, 台灣市面上出現過的鯨鯰有以下幾種:

Cetopsis coecutiens 藍鯨 (=帝王藍鯨)
Cetopsis sp. cf. parma 饅頭鯊
Cetopsis sp. cf. montana 琥珀藍鯨 (=紫金鮫鯨?)
Denticetopsis sp. cf. seducta or praecox 巧克力鮫鯨
Denticetopsis sp. cf. iwokrama 血紅鯨鮫
Helogenes marmoratus 枯葉鯰

但是在實務的飼養上, 這些魚在水族箱內的習性其實沒有被摸清楚過. 我們有一些砂電鰻科的物種(長鼻迷彩飛刀)曾經動不動就被咬壞尾柄或沒事被攻擊. 我們一直以為是同缸的鯨鯰在搗蛋, 所以把那些鯨鯰通通移走, 然而砂電鰻仍然會被攻擊, 後來才恍然大悟, 那些對發電器官的攻擊比較可能是其它同缸的光背電鰻所造成的. 所以那些鯨鯰就如牠們的臉那般無辜嗎? 其實一點也不. 飼養這些肉腸狀生物時切忌不可與燈魚或其它體型比牠的嘴小的生物同缸, 我們曾經有一隻藍鯨在數分鐘之內吃掉6隻北鼻火燄剛果的記錄 (知道德國線火燄剛果一隻多少錢的請舉手). 而且藍鯨游來游去吃餌時又很容易衝出水面跳缸, 所以, 鯨鯰很難搞嗎? 其實也不會. 台灣目前進口的所有物種中, 只有鯨鯰會在水裏沒腦地亂游, 枯葉鯰則安靜地在水面下慢游, 其它種類則在地上躺著, 半夜游出來吃小魚 (我們使用紅燈管或黑燈管當飼料, 還沒使用飼料). 在飼養上一定要慎防水質的劇變, 亞硝酸是絕對不可以高的. 除了不能和小魚混養, 鯨鯰也不能和大魚混養, 所謂的大魚是指有著"很容易被鑽進去的大鰓蓋"的魚種, 什麼大型慈鯛或其它的大型鯰魚 (如紅尾鴨). 因為這些大傢伙出現的時候, 就是某些鯨鯰(不是全部)發揮本性的時候了. 那麼這些魚真的鑽入人體內嗎? 別傻了, 只有少數的寄生鯰(毛鼻鯰科)物種會做這些事, 而且那得還要陰道屁眼有傷口泡在南美洲的水裏好一陣子才有機會.

圖片連結: www.practicalfishkeedping.co.uk
魚隻來源: 石頭水族, 華洋貿易, 台族貿易, Aqua Project Taiwan

攀鱸亞目的親緣關係, 演化生態與分類修訂

文獻來源: Rüber L, Britz R & Zardoya R (2006) Molecular phylogenetics and evolutionary diversification of labyrinth fishes (Perciformes: Anabantoidei) Systematic Biology 55: 374-397. [全文連結]

這是一篇非常漂亮的文章, 解決了長久以來對攀鱸亞目中科級分類以及傳統水族市場上對"鬥魚", "攀鱸"與"迷鰓魚"的一些認知. 突然想到這篇文章是因為最近又看到好久不見的諾比飛船 (Ctenops nobilis)以及龜毛的印度火箭 (Luciocephalus pulcher). 這些都不算是主流市場上能見度高的魚種, 而且也不一定受到水草魚愛好者或原鬥愛好者的青睞. 這篇文章主要確認了攀鱸亞目中含有三個科, 攀鱸科(Anabantidae), 接吻魚科(Helostomatidae)以及絲腹鱸科(Osphronemidae). 而絲腹鱸科則又包含了梭頭魚亞科(Luciocephalinae), 梳尾魚亞科(Belontinae), 絲腹轤亞科(Osphroneminae)以及鬥魚亞科(Macropodusinae). 然而這個研究最令人驚訝的是印度火箭+藍木紋火箭這個支系居然是巧克力飛船的姐妹群. 而諾比飛船則是眼斑飛船屬的姐妹群. 此外這篇文章也對攀鱸亞目在是否製造泡巢(泡巢在水面葉片下, 或在水面上), 是否口敷? 親代由單性或雙性護卵? 等議題進行有趣的討論.

圖片連結: aquaworld.net
魚隻來源: 華洋貿易

2008-12-26新進動物與魚隻

鼠魚
Corydoras ellisae 長腰鼠 x 2
Corydoras haraldschultzi 皇冠黑珍珠鼠 (大點) x 1
Corydoras sp. 長吻紅頭黑箭鼠 x 2
Corydoras sp. "rex" 紅頭黑箭鼠 x 2
Corydoras robineae 飛鳳鼠 x 3
Corydoras reticulatus 大花網鼠(秘魯) x 2
Corydoras sp. cf. melini 伊塔雅梅林鼠(秘魯) x 4
Corydoras loxozonus 黑箭斜紋鼠(秘魯) x 2
Corydoras hastatus 月光鼠 x 10
Corydoras loretoensis 米老鼠 x 4 (至今無法理解這個名字)
Corydoras C54 亞塔米拉鼠 x 3
Corydoras C18 x 2
Corydoras C142 金頭馬鞍鼠 (短吻型) x 2
Corydoras C143 金頭馬鞍鼠 (長吻型) x 3

Corydoras
Hybrid 雜交鼠 x 1 (C. adolfoi x ??)

其它鯰魚
Opsodoras humeralis 藍色海豚鐵甲 x 2
Hassar iheringi 綠色海豚鐵甲 x 2
Leptodoras sp. cf. juruensis 白金雷達鐵甲 (=長鼻雷達鼠) x 2
Doradidae sp. 白金二線鐵甲 x 2 (不是Hassar屬)
Spinipterus sp. 大種咖啡魔鯨 x 2
Auchenipteridae sp. 太平洋魔鯨 x 1
Trachelyopterichthys taeniatus 巨型二線豹鯨 x 1
Platystacus cotylephorus 帝王斑鳩貓 x 2
Tatia sp. cf. concolor 牛奶豹鯨 x 5
Centromochlus reticulatus (=Tatia reticulata) 網紋豹鯨 x 14
Denticetopsis sp. cf. iwokrama 血紅鯨鮫 x 2 (香腸狀生物)
Cetopsis coecutiens 帝王藍鯨 x 3 (阿就藍鯨啊, 並不是可怕的candiru喔)
Cetopsis sp. cf. parma 饅頭鯊 x 1 (大米腸狀生物)
疑似七鰭鯰科的Rhamdia quelen x 1
Hara jerdoni 迷你蝴蝶貓 x 8
Akysis sp. cf. inermis 緬甸蜜蜂貓 x 6

脂鯉
Hyphessobrycon sp. cf. haraldschultzi 橘焰水晶旗 x 5 (參考evcafe大大的說明)
Hyphessobrycon stegemanii 投肯廷火尾燈 x 4 (參考evcafe大大的說明)
Hemigrammus belloti 赤目金線燈 x 10
Moenkhausia cosmops 紅唇可卡燈 x 5
Moenkhausia sp. cf. intermedia 藍琉璃燕尾燈 x 3
Characidae sp. 綠鑚銀尖 x 3
Characidae sp. 銀鳞燈 x 5
Characidium sp. 聖保羅蝴蝶跳鱸 x 3

其它
Rasboroides vaterifloris 斯里蘭卡火波魚 (=火紅玫瑰燈, 火玫瑰燈, 火燄玫瑰燈) x 15
Macropodus ocellatus 朝鮮鬥魚 (=圓尾鬥魚) x 6 (好物啊)
Ctenops nobilis 諾比飛船 x 5 (好久不見的好物啊)
Protomyzon pachychilus 金帶雄貓爬岩鰍 x 5


Lampropeltis mexicana San Luis Potosi 墨西哥王蛇 x 1
Lampropeltis mexicana thayeri 泰利墨西哥王蛇 x 1
Lampropeltis triangululm elapsoides 猩紅王蛇 x 2
Phelsuma grandis 馬達加斯加巨日守宮 x 3
Lygodactylus williamsi 鈷藍日守宮 x 2 (因為可愛就再買兩隻)

北鼻
Graphiurus murinus 小睡鼠 x 2
Euchoreutes naso 沙漠跳鼠 x 2 (一整個超可愛啊...影片1, 影片2)

動物與魚隻來源: 石頭水族 (台北), 華洋貿易 (台北), 有魚水族 (新莊), 野生館 (彰化), 澤苑水族 (台中), Aqua Project Taiwan
圖片來源: www.siamensis.org
白童子兩枚: icenvoy, heaven

2008年12月25日 星期四

起家「靈」雞 看店耍特技

起家「靈」雞 看店耍特技
母雞是李先生女兒的寶貝,飼養母雞為全家增添家庭樂趣。(記者蔡淑媛攝)
母雞也會幫忙看店,小女兒在旁逗弄母雞,為牠拍照。(記者蔡淑媛攝)
母雞平衡感極佳,在單車上表演金雞獨立特技,陪李先生騎單車。
(記者蔡淑媛攝)
盧先生(左)撿到母雞送派出所認領,李先生和女兒感謝領回。(記者蔡淑媛攝)
監視器拍下盧先生怕母雞跑到路上被車撞,抱走送到派出所認領。(記者蔡淑媛翻攝)

站在單車上逛大街

〔記者蔡淑媛/台中報導〕你看過會看門、站在腳踏車上逛街的母雞嗎?

台中市1隻會耍特技的母雞走失了,主人急得四處尋找,還到派出所調閱監視錄影帶,不料好心的路人早已將雞送到派出所,讓主人喜出望外。

2 年前,台中市一名李先生入新厝,岳父送來一對品種為放山雞的公、母雞,祝賀「起家」(取「家」與「雞」台語諧音),2、3個月大的公、母雞相當可愛,成為 就讀小學和幼稚園兒女的玩伴,飼養為成雞後,李先生不願吃下肚,數度要送人,女兒大哭阻止,於是留在家裡飼養,成為家中寵物。

李先說,公雞穩重,母雞調皮,一家人因為飼養牠們,增加不少家庭樂趣,也為兒女教導生物課,觀察動物的習性,還有新鮮雞蛋可吃,不幸的是,3個月前公雞生病,家人帶去獸醫院餵藥、打針,妻子還餵牠吃飯喝水1個月,不料公雞還是吃不下飯,最後死亡,所幸母雞無恙。

李家開眼鏡行,在隔壁空屋為母雞準備籠子,籠子不鎖可自由進出,白天開門做生意,母雞自動走出籠外曬太陽,站在店門口當看門雞;有客人進出,還會小聲咕咕叫。李先生說,有牠陪著看店,不會無聊,客人也常因母雞而吸引目光,到了晚上,母雞也會自動回家。

個性像狗 平衡感佳

李先生說,最讓他驚訝的是,母雞個性竟有點像小狗,平衡感極佳,李先生騎單車時,母雞就站在單車橫桿上吹風,相當威風。

李先生的小女兒則說,她最愛跟母雞玩「你追我跑」的遊戲,她在母雞面前做鬼臉大叫「寶貝」,母雞就追著跑,或是她拿長棍輕碰母雞尾巴追趕,玩得不亦樂乎,每天上學前、放學後一定要跟寶貝雞報到。

前天走失 幸被送回

不料前天母雞竟然失蹤,李家人急得調閱自家監視器畫面,發現被陌生人抱走,四處向里長、派出所調出其他路口監視器畫面,還到派出所報案,才發現母雞竟然在派出所。

原來一名盧姓民眾看到母雞跑到慢車道,怕牠被車撞到,將牠抱到派出所認領,李先生開心地直道謝。盧先生說,這隻雞好像有靈性,他不敢吃,也不敢交給其他人,想不到會在派出所遇到主人。

那蟑螂也拿來拜啊

神豬比賽 鱷魚也成供品

圖/李奕昕

義民廟創建220周年慶成福醮慶典,現場除傳統神豬比賽外,出現1隻口含鳳梨的鱷魚。

竹東鎮美髮業者鄭瑞菊說,她花6萬元從台南養殖廠買來這隻26歲的短吻鱷,希望打破傳統的殺豬宰羊,用鱷魚拜義民爺,吸引更多人注意,讓活動越辦越大,「用什麼拜不重要,心意最重要!」

【2008/12/25 聯合報】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期刊] Journal of Exotic Pet Medicine (珍奇寵物醫學期刊)

這個算是新的期刊是由珍奇哺乳類獸醫學會(AEMV)與Elsevier所合作發行的期刊. 每一期都會設定爬蟲類與其它寵物特定症狀與疾病單元, 此期刊自1995年創開, 過去的舊名為Seminars in Avian and Exotic Pet Medicine, 自2007年起改為現在的名稱. 官方網址於.

爬蟲類的脂肪肝

一篇還沒消化的文章, 為了爆肝的日守宮而讀的

Divers SJ, Cooper JE. 2000. Reptile hepatic lipidosis. Seminars in Avian and Exotic Pet Medicine 9(3): 153-164. [連結]

Hepatic lipidosis is a well-recognized condition that is frequently diagnosed postmortem in numerous species of reptiles. Unfortunately, there is a paucity of in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pathogenesis of hepatic lipidosis in reptiles, and, until relatively recently, the collection of biopsies for definitive antemortem diagnosis presented a challenge to clinicans. Although many of the difficulties of sample acquisition have now been overcome, the practitioner is still faced with the problems of microscopic (histopathologic and electron microscopic) interpretation. This article clarifies, and attempts to quantify, the diagnosis of hepatic lipidosis so that others may build on this foundation to produce a body of further information on this clinically important condition. A logical case investigation is described, with particular emphasis on histological interpretation through the grading of microscopic lesions.

Key words: Reptile; liver; hepatic lipidosis; hepatopathy

出口CITES附錄列管動植物或其產製品,CITES許可證或證明書上若有任何塗改或修改視為無效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中華民國97年12月19日發函指出,依據駐美國代表處經濟組本(97)年12月12日經美字第09700017410號函,有關廠商出口CITES附錄列管動植物或其產製品,CITES許可證或證明書上,若有任何塗改或修改,該許可證或證明書視為無效(Invalid)。公告事項如下:

一、邇來,有某國內廠商出口屬CITES附錄二列管之產製品1批至美國,美國U. 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因CITES許可證上第14欄核銷欄位有立可白修改痕跡,依CITES決議及美國CITES相關法規,認為該許可證無效,爰進口貨品遭美國扣押。

二、依CITES Conf.12.3(Rev. CoP14)決議,若許可證或證明書上有任何修改,會員國得拒絕接受。我國雖非華盛頓公約締約國,為使國內廠商從事CITES附錄列管動植物或其產製品之國際貿易活動順暢,避免因不符合CITES規範及進口國相關法規,影響廠商權益。嗣後廠商不論以海空運、郵包或旅客攜帶辦理出口CITES附錄列管動植物或其產製品,CITES許可證或證明書於出口或再出口時除應經我出口地海關註明實際出口或再出口數量並經簽署外,CITES許可證或證明書上,若有任何塗改或修改,則我出口地海關對該許可證或證明書將視為無效。

鯰魚如何從吸食, 舔食變成刮食?

文獻來源: Van Wassenbergh S, Lieben T, Herrel A, Huysentruyt F, Geerinckx T, Adriaens D, Aerts P. 2009. Kinematics of benthic suction feeding in Callichthyidae and Mochokidae, with functional implications for the evolution of food scraping in catfish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Biology 212: 116-125. [全文]

鯰目魚類的食性分化與其口吻與頭部結構息息相關, 因此取食的策略與形態之間的相關聯性便能吸引科學家的注意. 這篇文章所注目的焦點則是底棲性鯰目魚類取食行為中的功能形態與動力學. 他們分別選擇分布於非洲的倒游鯰科的側扁型魚種(倒游鯰)與背腹扁平魚種 - 盤唇鱨 (Chiloglanis), 與產於南美的吸甲鯰總科的大鬍子, 直升機(背腹扁平型), 佛利律鼠, 以及太空飛鼠(側扁型)進行這個研究. 他們想瞭解的是身體的體制與取食形態的關係, 以及這樣的關係是否顯現出某種在演化上的趨勢. 他們的研究結果顯示頭部側扁刮食性的魚需要較多的側方延伸以增加取食的容量, 然而背腹扁平的物種則具有較小的腔室. 然而在演化上不同頭型間的特徵變換系列並不具有顯著的演化趨勢, 也就是說這些頭型與取食方式的關聯皆來自趨同演化.

2008-12-23新進魚隻

Corydoras aeneus 咖啡鼠 x 30 (希望紅牙魚可以認得牠和白鼠的差異囉)

魚隻來源: 公園水族 (高雄市鹽埕區)
圖片連結: Ljubica的flickr相本

依據生態棲位模擬重新審視馬達加斯加大日守宮的系統分類

文獻來源: Raxworthy CJ, Ingram CM, Rabibisoa N & Pearson RG. 2007. Applications of Ecological Niche Modeling for Species Delimitation: A Review and Empirical Evaluation Using Day Geckos (Phelsuma) from Madagascar. Systematic Biology 56: 907 – 923. [全文連結]

生態棲位模擬(Ecological Niche Modeling, ENM)為90年代開始發展的概念, 至2005年左右始有方法論與其應用性的回顧 (參見荷蘭萊登大學徐嘉君小姐對此方法的介紹). 這個方法對於在演化上分化較為晚近, 且在分布上呈現共棲, 並在播遷或行為上屬於漫游型(vagile)的物種與近似隱藏種的釐清可提供進一步的資訊. 本文作者Raxworthy與他的同僚於2003年即在Nature上發表了一篇文章, 根據ENM預測馬達加斯加產變色龍的已知與可能分布, 該研究並由美國航空太空總署所協助. Raxworthy et al.在2007年的Systematic Biology上所發表的這篇文章除了檢測ENM在釐清隱藏種棲位間的關係外, 並直接對爭議已久的馬達加斯加大日守宮的分類問題提供分類處理. 他們在這篇文章中建議將所有在過去被視為Phelsuma madagascariensis的亞種全部提升為種級. 也就是說目前流通於寵物市場的"馬島日守宮"的學名應該被修訂為P. grandis. 此外在這篇文章中也描述了一個新種 - Phelsuma ravenala, 此新種很可能即是近期於台灣寵物市場上少數流通的'杜比亞日守宮" (但不是真正的P. dubia).

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2008-12-22新進魚隻

Corydoras aeneus "Albino" 白鼠 x 15

這不是返樸歸真, 這真的是買來做點小實驗的. 我們是很希望買到白子熊貓鼠, 最好還有白子紅頭鼠還是白子國王豹鼠, 不過目前沒聽說有啦

魚隻來源: 公園水族
圖片連結: Ricardo Kobe之flickr相簿

沒錢養寵物 美掀起棄養潮

沒錢養寵物 美掀起棄養潮 【聯合晚報╱編譯范振光/美聯社二十一日電】

2008.12.22 03:28 pm

美國經濟陷入寒冬,民眾對寵物的愛受到嚴厲考驗,愈來愈多飼主把貓、狗送到收容中心。

根據調查,美國7100萬個家庭約養了2億3100萬隻各式寵物。包括飼料、醫療保健等費用,在美國養貓一年平均至少要花一千美元 (台幣3萬2600元),養狗則要1400美元。在生活困難下,寵物最先被犧牲。

紐約婦女艾琳最近失業,獸醫告訴她,要讓15歲的病貓布基活下去,每月要花65美元醫藥費。艾琳最後決定讓布基安樂死。賓州一名男子為了母親的癌症治療費,把兩隻狗送到收容所。

康乃狄克州、內布拉斯加州、德州、猶他州等各州動物收容所的「人口」增加,也反映認養民眾減少的現實。官方補助和捐款縮水,讓情況雪上加霜。

由於空間過度擁擠,收容場所加快執行安樂死,有些收容所拒絕收受民眾放棄的寵物。美國人道協會估計,收容所每年收到六百萬到八百萬隻貓、狗,一半安樂死,一半被認養。

麻州婦女梅兒有兩個孩子要養、丈夫殘障,自己又謀職不易,所以想把三隻貓送走,但收容所拒收。梅兒只好刊登網路廣告,為貓兒找新主人。

內布拉斯加州歐瑪哈的人道協會動物收容中心,今年開始統計經濟問題造成多少寵物被拋棄。到11月中旬為止,已有175隻寵物因主人養不起而進到收容所。

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的人道對待動物協會統計,9月為止就有69隻貓、狗因主人經濟問題而被收容。去年全年,同樣遭遇的寵物只有48隻。

美聯社和寵物網站Petside.com的調查發現,美國七分之一的飼主過去一年減少寵物身上的開銷。在減少支出的飼主中,超過四分之一的人表示,考慮把寵物送養。

【2008/12/22 聯合晚報】

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

2008-12-20新進魚隻

Moenkhausia sp. 霓虹可卡燈 (緞帶藍帝燈) x 2 (因為買錯所以買到這個)
Hemigrammus sp. 幻眼三色燈 x 2 (不確定學名是啥)
Phenacogaster tegatus 金剛燈 x 4 (另請見aquaprojecttaiwan的圖片; 正確的屬同物異名拼法是Vesicatrus, 而不是Vescicatrus)
Characidae sp. Red Devil Tetra 血紅魔鬼燈 x 4 (好美啊)
Characidae sp. Green Devil Tetra 綠魔鬼燈 x 4 (因為貴所以很美)
Erythrinus erythrinus 紅牙魚 x 10 (實驗用)
Apteronotus bonapartii (=Apteronotus hasemani, Parapteronotus bonapartii) 黑傑克飛刀 x 2
Cichla ocellaris 皇冠三間 x 5 (實驗用)
Tatia gyrina (=Tatia creutzbergi) Y尾木紋豹鯨 x 4
Corydoras amapaensis 阿瑪帕鼠 x 2 (姑且信之)

台灣人對弱電魚似乎一直沒有太大的興趣, 不是太兇(尼羅河魔鬼), 太會睡(長嘴飛刀), 太會打(玻璃飛刀 & 象鼻 & 海豚 & 企鵝 & Gymnotus屬的飛刀), 太沒存在感 (潛砂性種類, 如斑節飛刀), 太龜毛 (恐龍飛刀, 火鶴飛刀), 就是太貴 (不是常見種類都很貴). 所以能見度最高的, 價錢便宜, 人畜無傷的, 不太生病的, 不會大吵大鬧的, 大概剩下黑魔鬼了. 此外, 弱電魚的多樣性雖高, 然而因為多數通俗圖鑑都未能收錄這些種類, 即始是原產地的採集者與出口商, 也未必能夠辨識這些形態上十分相似, 幾乎只在電力活動方面具有分化的魚種. 俗稱黑傑克飛刀的Apteronotus bonapartii是近年較常進口的高單價中型弱電魚種 (相較於電鰻2m的體長). 這條魚具有深受注意的雌雄異型性, 因此Lúcia H. Rapp Py-DanielI與Cristina Cox Fernandes以及Eric J. Hilton與Cristina Cox Fernandes分別於2005年與2006年探索了這條魚的雌雄異型性以及兩性主要的差異. 在分類上, 這條魚無論在種級與屬級的分類都有一些歷史性的混淆. 由於雌雄異型性的關係, 黑傑克飛刀的大型雄魚曾經被稱為Apteronotus anas, Cox Fernandes, et al. (2002)發現anas實為hasemanii的同物異名. Albert & Crampton (2005)則發現hasemanii根本不屬於Apteronotus屬, 因此他們建議將黑傑克飛刀移入Parapteronotus屬中. 巴西學者Mauro L. Triques於2007年又發現, 1855年所描述的Sternarchus bonapartii才是這個物種最老的名字. 所以他建議將有效學名改為Parapteronosua bonapartii. 不過Cox Fernandes對這樣的屬級分類處理持保留的態度, 因此在她的文章中便保持使用Apteronotus bonapartii這個名字來代表黑傑克飛刀. 這條魚的飼養並不困難, 但應該要防止雄性間的打鬥與攻擊性行為. 由於牠們的嘴非常大, 因此也儘可能不要與體型小的燈魚混養.

魚隻提供: 小黑的店, 台族貿易, 石頭水族
圖片聯結: http://q-be.ocnk.net/product/976, research.academy.org以及Copeia網頁

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大陸爬蟲市場消費一觸即發? (聽起來其實很可怕)

[轉載自觀賞魚之家由alexxuan所張貼的文章]

中國其實就像20年前的台灣一樣(而台灣其實也沒有好到那裏去).有能力消費, 但沒有能力飼養這些動物. 對生物沒有基本的認識, 只覺得生命是可以被販賣並秤斤論兩的. 大多數人養動物只是滿足好奇心與虛榮心, 只是把動物養活, 但並沒有養好. 甚至有一種觀點是這麼說的: 與其被吃掉, 還不如拿來當寵物. 疏不知被吃掉與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拿來當寵物的下場並沒有不同. 更可怕的是許多人忽略了這些生物為了中國/台灣這個新興市場與德國/日本這些傳統爬蟲市場從產地被非法採集, 運送與販售過程中的死亡要消耗多少的個體? 大多數的淡水龜陸龜都已經被中國吃完了進入CITES, 現在又狹強大經濟力成為野生寵物市場的新大陸時, 就不免令人擔心是不是連多數中國本土物種都將很快在棲地破壞, 過度食用與寵物貿易下滅絕. 寵物市場的需求真的會刺激人工繁殖的發展? 而人工繁殖真的就可以降低對野生個體的消耗嗎? 對野生個體消耗的降低能夠阻止棲地破壞嗎? 然後只要把貨轉口中國就可以賺到錢嗎? CITES真的能夠管制貿易嗎? 或只是偽證亂竄? 一般消費者真的願意付出代價購買人工繁殖或合法出口個體嗎? 這聽起來是非常匪夷所思的, 因為華人文化向來就是短視, 不守法與鑽漏洞的. 很想雞婆地說, 新興資本國家的興起其實就只是在複製西方帝國主義在16世紀以來對全球自然資源的消耗與搜刮.

大陸爬蟲市場消費一觸即發


2006年10月份北京國際寵物水族用品展覽會上,爬行天下展位上的一系列爬行動物,一時間引起眾多水族業者的關注;2007年廣州國際寵物水族用品展覽會上,不僅涵蓋了爬行天下,還增加了眾多臺灣及國外的眾多爬蟲類參展商,瞬間成為展會亮點……


的確,水族消費熱點也在與時俱進,隨著70後和80後消費能力的提升,異型和爬蟲類逐漸成為水族市場的焦點,漸趨成為許多人在貓犬之外的最佳休閒飼養選擇。他們不占太多的空間、照料方便、安靜不擾、形態萬千……,是許多消費者已接觸便成為忠實的愛好者。


然而這些爬蟲類寵物,絕大多數棲息於人煙罕至的叢林原野,且一般人有興趣的飼育對象,也多是來自外國的物種,就算是人工繁殖的物種,其繁殖場也多位於國外。但是個性化消費時代的來臨,使得眾多爬蟲異型成為水族市場的寵兒,究竟是什麼魅力使得眾多愛好者為之輕狂?尤其在消費潛力巨大的大陸市場,爬蟲消費只是冰山一角,帶動整個爬蟲市場的還會有另一番叱吒風波。


大陸爬蟲市場商機無限

大陸的經濟發展迅 速,成就了許多具有高消費群體。除了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外,他們也有更多的預算去購買他們想要購買的物品,尤其是一些新奇的事物。因此大陸的爬蟲市場是非常 有潛力並且值得期待的。據臺灣弦豐股份有限公司陳先生說到,臺灣爬蟲市場由於經濟的不景氣及一些同行的削價競爭,已經有好多年處於不是十分景氣的狀態下了,隨著臺灣水族經營視覺向大陸的轉變,爬蟲商家也瞄準了商機,準備進軍大陸市場,而臺灣爬蟲市場也會在洗牌之後,給大陸爬蟲市場注入一支強心劑,帶動大陸市場的良性發展。

記者經過對一些爬蟲愛好者和經營爬蟲相關產品的公司的調查,目前受歡迎的兩栖爬蟲寵物可分為陸龜、澤龜、蜥蜴、蛇類等,在陸龜方面:比較受歡迎的有星龜、輻射龜、櫻桃紅腿、紅腿等。在澤龜方面:比較受歡迎的有鱷龜、豬鼻龜及忍者龜等。在蜥蜴方面:比較受歡迎的有松獅蜥、綠鬣蜥及高冠變色龍等。在蛇類方面:小型蛇以王蛇較受歡迎,大型蛇以球蟒較受歡迎。另外由於爬蟲飼養者喜愛追求流行及與眾不同的特性,一些比較稀有及非常昂貴的物種也是非常受到歡迎的。


據一些臺灣爬蟲商介紹,其實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前期,港、澳、台爬蟲商家便把經營觸角伸到大陸,通常都是借旅遊或訪友之名到國內著名的龜鱉產地和市場發 達的集散地大肆收購各種珍貴稀有的物種,再經香港或澳門走私到歐美以牟取暴利。隨著市場的不斷擴大,更吸引了日本、美國、俄羅斯、新馬泰等許多國家和地區 的爬蟲商。1997年以後,由於國內愛好者的購買力和購買熱情空前高漲,境外爬蟲商開始重新審視大陸市場,他們一方面繼續發展在這邊的收購,另--方面他 們開始與國內的寵物爬蟲商合作,高價向內地的愛好者提供國外產的一些稀有爬蟲類,這種情形延續至今,可見大陸爬蟲市場的消費潛力不可窺視。


價格不菲但飼養風暴高燒不退

中國最大的爬蟲生態體驗店——生態工坊於去年7月1日在上海欽 州路花鳥市場隆重開幕,該店集最新國際爬蟲生態理念,結合爬蟲活體和器材展示於一體。100平米的店鋪在最接近原生態的環境中展示爬蟲最美的一面,其立意 及裝潢開創了中國爬蟲生態觀念的先河,達到國際領先水準,是中國大陸爬蟲業的一個里程碑。隨後,相關爬蟲生態體驗店陸續在北京、瀋陽、重慶等水族市場開張,這都昭示著爬蟲消費市場的飛速發展。


但是一直以來,大陸爬蟲物種的價格卻居高不下,究其原因主要存在以下:

  1. 市場供需不平衡
  2. 大陸爬蟲市場消費除了比較佔優勢的上海、北京、廣州三地外,天津,江浙、重慶、成都、瀋陽、哈爾濱以及福建等地的需求也隨之增多,而爬蟲供應地除了經過臺灣貿易商引進外,很少有單獨進口原產地的貿易商。因此需求與供應的不平衡導致爬蟲物種價錢居高不下。2、運輸成本太高
  3. 由於爬蟲屬於活體,因此難免出現運輸途中的傷亡或損傷。臺灣宏駿貿易魏先生說,爬蟲類寵物市場上物種的演變已經相當多樣化,有著數百種的出現,非是早期只 有少數幾十種流通。魏先生表示,貿易屬於消費市場的最前端,為了讓消費市場認識新物種,就需要商家不惜成本的引進;且對一個物種的認識,往往需要許多慘痛 的經驗換取。
  4. 飼養技術不外流
  5. 為了推廣爬蟲消費市場不遺餘力地商家,在強調市場的反應之餘,也相當重視生命的照顧;經常需要搜集資料,甚至經由自己的飼養失敗獲取經驗,他們對所有的信 息也從不藏私,在店家取貨的同時,便會耳提面命一番,將飼養的要點告知,以避免在店家或是消費者陌生的情形下,因為不瞭解而斷送了寶貴的生命,從而打擊飼 養信心。然而原產地真正的飼養技術卻不曾直白的告知中國消費者,摸索飼養必然需要重大的代價。
  6. 儘管這樣,絲毫阻止不了商機愛和消費者對其青睞程度,正如爬行天下的李先生所言:爬蟲方便衛生,沒有氣味(誰說爬蟲方便衛生? 那沙門氏菌是什麼?)。餵養開支相對較少(真的嗎? 那一尺的加熱墊片就350, 一隻乳鼠25元是怎樣啊?),有的品種可以一個星期餵食一兩次。每年,各種血統純正和稀有的基因突變的品種,玩賞和研究價值越來越高,價格不斷上漲。個人對爬蟲的飼養技術可以彌補國內對爬蟲飼養技術的空白,令飼養者鶴立雞群!
正因為如此,越來越多消費者逐漸認識並進入爬蟲類寵物的世界當中,且享受飼養的樂趣的同時,也有許多觀念被導正;相信不久的將來,當市場更趨成熟之後,一定會有另一個新高峰的產生。

大陸爬蟲市場遠景期待大鵬展翅

大陸爬蟲市場可以用只剛剛飛升的鴻鵠來形容,不僅發展速度相當迅速,且有著驚人的潛力。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不僅消費者已經開始認識並接觸這個與犬貓魚鳥截 然不同的新寵物,且接受度也相當的高;除此之外,在資訊便捷與商業管道流通的情況下,大量各式各樣的物種,以及相關的飼育資訊進入大陸市場,使得市場短時 間之內突飛猛進。但是依舊有許多內地城市尚未拓展,來日當所有城市都擁有一定的爬蟲類寵物愛好者時,相信大陸將會成為一個不輸給歐美的龐大市場。

但為了推進爬蟲市場的發展,大陸爬蟲經營者和消費愛好者究竟該怎麼努力?記者採訪了臺灣有著多年爬蟲經營經驗的宏駿貿易魏先生和絃豐公司陳先生,希望把更好的“臺灣經驗”引入大陸,直到大陸爬蟲市場良性發展:

  1. 多多進口各式爬蟲的物種:世界上的爬蟲種類非常的多,因此進口各種爬蟲的物種,讓飼養爬蟲飼養者對於飼養爬蟲總是維持新鮮的感覺,這樣能夠保證爬蟲市場更能蓬勃發展。
  2. 提倡正確的飼養方式:有許多人因為對爬蟲飼養方式的不瞭解,因此只能在網路上吸收一些不正確的飼養知識,最後造成爬蟲死亡,之後給心理造成揮之不去的陰霾,所以提倡正確的飼養方式也是非常重要的。
  3. 多多開發新的爬蟲飼養器材:為了提升爬蟲在人工飼養環境的存活率,需要爬蟲經營商家花費相當多的財力及人力來研發新的爬蟲飼養器材,因為更新更進步的爬蟲器材除了可以讓爬蟲市場有更好的發展,更是對尊重生命所展現的一種崇高的道德表現及社會責任。
  4. 成立爬蟲協會:並不只是為辦擴大的網聚而已,要發揮更大的功效,為自己為別人更為爬蟲,做最大的付出。
  5. 強化國際交流將會為大陸爬蟲市場提供發展的捷徑。現在最先進的爬蟲飼養與繁殖技術是在歐洲,特別是德國,荷蘭,法國。如果要吸取先進的爬蟲經驗,就必 須與這些國家以及美日等國的相關協會組織進行交流,才能大幅提升國內爬蟲飼養的水準。另外,不能忽略本土的爬蟲類,大陸也是不少爬蟲的原生地,像麒麟陸 龜,花背箱龜等。 
剛起步的市場就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後援,大陸爬蟲市場就處在撥雲見日的關鍵期,相信在萬事俱備的前提下,大陸爬蟲市場定會巧借東風,高調演繹大陸水族市場爬蟲熱潮。

圖片連結: hkherp

為什麼非要吃野生鱉不可?

鱉鍋冬令進補 平價上市

這個新聞有一些令人討厭之處. 首先是台灣的野生鱉族群真的多讓這些人吃個不停嗎? 鱉當然可以吃, 而且是高經濟性動物, 但是"要吃就要吃野生的"文化根深蒂固, 似乎是非常不容意鏟除的文化毒瘤. 另外這個新聞的重點倒底是什麼? 如果真的疼惜這些野生鱉, 那又何必一再強調所謂的饕客嘴臉? 要吃膠質不會吃雞腳喔?


2008-12-17
中國時報 【中廣新聞/龐清廉】

時序漸入冬季,各式各樣的火鍋、補品紛紛出籠,在中南部野生的<鱉>一向被認為是養生聖品,目前各式鱉鍋料理紛紛上市,獨特佳餚吸引不少饕客,業者為了拉抬商機,也大都以平價供應.只是大量捕捉野生鱉,讓生態人士頗為不捨和憂心.
鱉,又稱為甲魚.圓魚或團魚,因為肉質鮮美,富含膠質,一向被認為是冬令進補.美容養顏的聖品之一.寒流一波波來襲,中南部許多鱉料理店,客人也開始增加.其中又以中藥野生鱉鍋最受歡迎. 在嘉義市專業製作鱉料理已經有十多年的業者表示,其實鱉是涼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目前供應的鱉料理有十多種,但一般人還是習慣在冬天才吃中藥鱉鍋. 業者說,鱉在料理時,需先清淨切塊,以滾水川燙去除腥味,再加入十多種中藥燉煮成養生鍋,或是以帶皮老薑加上純正黑麻油爆炒,口感滋味都一級棒. 一位常吃鱉料理的消費者指出,目前市面上推出的鱉料理,大都強調是野生鱉,主因在於野生鱉脂肪多,肉質帶有嚼勁,口感佳,人工飼養的根本比不上.只是野生鱉捕捉不易,數量有限,各料理店都是限量供應. 饕客大吃野生鱉料理,讓生態保育人士頗為憂心和不捨,擔心過度捕捉,將會危及野生鱉族群生存,甚至破壞生態平衡. 

台灣人工繁殖的甲魚品名稱為「中華鱉」,又名「團魚、水魚」,具有冬眠特性,所含脂肪富含EPA、DHA及各種動物性不飽和脂肪酸。其肉質鮮美,營養豐富且極易在短時間由人體消化吸收,深獲大眾喜愛。
本店秉持著『圓魚食補調理四大堅持』 ● 遵循古法 ● 連皮爆透的老薑 ● 純正黑麻油 中南部用鱉來做成的各式鍋品料理則是市面上少見的獨特佳餚,專業釣其野生鱉,料理出特級的奇特美食。 這間位於嘉義中埔往阿里山路上的「嘉義鱉大王」,專業製作鱉料理已有十多年的時間,早期在嘉義興業西路紅極一時,中間休息約七年時間,決定再次推廣獨家的鱉料理,野生鱉與飼養的鱉有所不同,男主人家每天早上出門到野生鱉出沒的地方等待鱉出沒再進行釣鱉,下午將當日所捕捉的鱉帶回,客人現點現殺,店內光是以鱉來製作的料理就可有十多種,鱉其獨特特性是屬於涼補,一年四季都適合品嚐,主人家依序季節的不同則會推薦不同的美食品味。 建議第一次品嚐的朋友可以試試?三杯鱉?、冬天則可以來上一鍋藥膳四物鱉,?藥膳四物鱉?會先將鱉肉爆香之後、再與藥膳包一起燉煮即可,鱉肉鮮嫩口感、具有高度膠質的鱉皮則是許多饕客最愛,如果嚐到的是野生母鱉則還會嚐到鱉蛋,一鍋獨特的佳餚,今年冬天來到嘉義,會可以嚐嚐鱉大王的專業鱉料理。

2008-12-17新進動物與魚隻

Brochis CW35 x 3 (是不是CW35要再想想 說不定是因為被養肥了所以嘴型不像?)
Serrapinnus piaba 紅鰭月亮燈 x 3 (長大以後就一點都不可愛像很貴的雜燈)

翡翠巨蜥(V. prasinus)與紅樹巨蜥(V. indicus)這兩個種群組合成為巨蜥屬中的Euprepiosaurus亞屬. 這個亞屬也是除澳洲砂漠性小型巨蜥之外最為多樣性的演化支系. 至2008年底, 這兩個種群已知的物種數已達20種, 而更多的新物種則將在所謂的紅樹巨蜥的分類問題被釐清後被確認. 目前兩種群已知物種如下所列. 近年較可信的檢索表則由Ziegler et al. (2007)所發表.

V. indicus species group 紅樹巨蜥種群
V. indicus (Daudin, 1802) 紅樹巨蜥
V. doreanus (Meyer, 1874) (=V. karlschmidti) 藍尾樹巨蜥
V. jobiensis Ahl, 1932 卡氏樹巨蜥
V. finschi Böhme, Horn & Ziegler, 1994 芬西樹巨蜥
V. melinus Böhme & Ziegler, 1997 黃樹巨蜥
V. yuwonoi Harvey & Barker, 1998 三色樹巨蜥 (黑背樹巨蜥)
V. caerulivirens Ziegler, Böhme & Philipp, 1999 藍點樹巨蜥
V. cerambonensis Philipp, Böhme & Ziegler, 1999 斯蘭安汶樹巨蜥
V. juxtindicus Böhme, Philipp & Ziegler, 2002 倫內爾島樹巨蜥
V. zugorum Böhme & Ziegler, 2005 銀樹巨蜥
V. rainerguentheri Ziegler, Böhme & Schmitz, 2007
昆特氏樹巨蜥

V. prasinus species group 翡翠巨蜥種群
V. prasinus (Schlegel, 1839) 翡翠樹巨蜥
V. beccarii (Doria, 1874) 黑珍珠樹巨蜥
V. kordensis (Meyer, 1874) 科多樹巨蜥
V. bogerti Mertens, 1950 波氏樹巨蜥
V. keithhornei (Wells & Wellington, 1985) 凱氏樹巨蜥
V. telenesetes Sprackland, 1991 羅素島樹巨蜥
V. macraei Böhme & Jacobs, 2001 藍樹巨蜥
V. boehmei Jacobs, 2003 金點樹巨蜥
V. reisingeri Eidenmüller & Wicker, 2005 瑞氏樹巨蜥

圖片連結: www.w-monitor.com
魚隻提供: 台中澤苑水族
動物提供: 野生館, 宏駿貿易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屏東縱紋鱲終於有學名可用了

文獻來源: Chen, I-S., Wu, J.-H. & Hsu, C.-H. (2008): The taxonomy and phylogeny of Candidia (Teleostei: Cyprinidae) from Taiwan, with description of a new species and comment on a new genus. The Raffles Bulletin of Zoology, Supplement Series No. 19: 203–214.

蘇門答臘產枯葉虎(南鱸科)一新種

文獻來源: Ng HH. 2008. Nandus mercatus (Teleostei: Perciformes: Nandidae), a new leaf fish from Sumatra. Zootaxa 1963: 43-53.

Abstract
Nandus mercatus sp. nov. is described from the Musi River drainage in Sumatra. It differs from all congeners in having a combination of the following characters: body depth 43.0–43.2% SL, 15 pectoral-fin rays, 29–32 lateral line scales, 11–12 scale rows below the lateral line, and slightly concave predorsal profile. The characters that diagnose the genus are also reviewed and identified. Nandus is here diagnosed as having the following combination of characters: ectopterygoid toothed, posterodorsal corner of the subopercular not produced into a slender process and the second preural centrum with a distally bifurcate hemal spine.

圖片連結: practicalfishkeeping

華南地區兩種吻蝦虎新種

由海洋大學陳義雄老師所發表的兩個吻蝦虎新種

文獻出處: Chen, I-S. & Miller, P.J. (2008): Two new freshwater gobies of the genus Rhinogobius (Teleostei: Gobiidae) in southern China, around the northern region of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Raffles Bulletin of Zoology, Supplement Series No. 19: 225–232.

買鼠魚春秋結果接到詐騙電話

就是這隻電話 02 87891448

事情是這樣的. 我們在上個月透過yahoo買了一本鼠魚春秋. 然後賣方其實是屏東的永信水族, 我們在yahoo的來往通訊上面完全沒有留下匯款人與任何帳號的資訊. 出貨也是屏東永信水族出貨的. 交貨後一點也沒問題, 永信的服務也還不錯. 但是我們接下來就接到0287891448這隻詐騙電話 (請google這隻電話, 有很多人有受騙經驗). 說什麼我們是不是請某某先生(一位研究生)匯了多少錢進他們水族寵物生態雜誌, 然後因為作業疏失變成固定扣款, 要我們去取消才不會造成權益損失.

這一聽就是見鬼嘛~~~

首先, 我們是跟屏東永信水族館在Y拍上面的帳號交易, 所以出貨並不是水族寵物生態雜誌出的. 而且打電話來的時間是週六下午, 怎麼可能會有雜誌社的會計這麼努力週六下午在跟客戶聯絡啊? 蘋果日報也沒這樣吧? 我們立刻打電話給水族寵物生態的社長確認根本不可能有此事, 然後電話沙沙的, 一聽就怪啊, 另外就是一直打一直打, 非常靠北. 天天打喔~~~此外, 我們立刻檢查相關的帳戶, 都沒有所謂固定扣款的異樣 (這根本不可能), 再加上google這支電話就一整個出現詐騙的經驗.

所以各位要小心啊, 上網買水族用品也是可能因為資料外洩被詐騙的. Anyway, 我們已經馬上把所有通聯時間與通話內容轉交給165反詐騙諮詢專線了.

澤巨蜥的系統分類檢討

文獻出處: Koch et al. 2007. Morphological Studies on the Systematics of South East Asian Water Monitors (Varanus salvator Complex): Nominotypic Populations and Taxonomic Overview. Mertensiella 16: 109-180.

澤巨蜥的分類其實一直困擾著科學家與相關的業者. 這種大型的水棲蜥蜴並不只是寵物(但絕大多數的人是不應該圈養這種蜥蜴的), 而是在原產地扮演著重要的生態與經濟角色. 已經有多篇論文討論澤巨蜥相關的皮革與肉品產業與保育問題, 不過長期以來澤巨蜥這個複合群的分類則一直沒有被釐清. 波昂動物學博物館的André Koch研究巨蜥多年, 他的博士論文即以澤巨蜥的系統分類, 演化以及生物地理作為題材 (請見Youtube上的介紹短片). 他在2007年於德國爬蟲學會所屬期刊Mertensiella上發表了澤巨蜥分類的檢討. 這篇文章具有幾個重大的結論:
  • 澤巨蜥原名亞種Varanus salvator salvator應限用於斯里蘭卡產族群 (如上圖, 連結自Arthur Chapman的flickr相簿), 並指定新模式標本存放於波昂動物學博物館(ZFMK)
  • 亞洲大陸(中南半島, 馬來半島, 華南)與蘇門答臘, 婆羅洲上的澤巨蜥族群應使用Varanus salvator macromaculatus這個亞種名
  • Varanus salvator komaini被視為V. salvator macromaculatus之次同物異名
  • 分布於菲律賓群島上所有原本屬於澤巨蜥的物種, 如黑澤巨蜥(Varanus togianus), 金頭澤巨蜥(Varanus cumingi), 雲斑澤巨蜥(V. marmoratus)及白頭澤巨蜥(V. nuchalis)皆被提升為種.
  • 一般寵物市場上所流通的, 來自爪哇, 小巽它群島的族群被判定為亞種bivittatus, 安達曼群島產者則為andamanensis.
  • 蘇拉維西產的澤巨蜥可能是一個未被描述的亞種.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2008-12-15新進魚隻

原本只是一個尋找吸盤之旅, 後來變成一直買一直買之旅

Corydoras amandajanea x 2 (難得看到養得不錯的個體就買一下)
Corydoras sp. cf. C96 (目前不知道是啥東東)
Hyphessobrycon flammeus 火燄燈(火燄旗) x 7 (就覺得好可愛喔)
Aphyocharax paraguayensis 飛鳳燈 x 12 (在那家店放了近一年就抓一下)
Melanotaenia parkinsoni 彩虹美人 (=翡翠美人, 帕金森美人) x 4 (很讚的魚啊, 但為何能見度很低?)
Melanotaenia herbertaxelrodi 黃金美人 x 4 (陽春美魚)

許多養南美小型脂鯉的水族同好都知道所謂的飛鳳燈是一條看起來可愛但是很不好惹的小魚, 過去曾經在水族市場上非常常見, 但是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養這條魚是自找麻煩, 因為牠是著名的食鱗與食鰭魚(scale-eater或scale or fin-nipper). 在國外的論壇上也經常提到這條魚可怕之處. 根據一些猜測, 這條魚被認為與月光鼠 (Corydoras hastatus), 紅鰭月亮燈 (Serrapinnus piaba), 月光燈 (Serrapinnus kriegi), 以及大帆月光燈 (或月光鼠燈)(Hyphessobrycon elachys), Odontotilbe, 甚至是較兇悍(?)的Cynopotamus argenteus形成擬態的關係. 然而這個putative mimicry存在一些問題. 首先是誰是model呢? 如果根據frequency-dependent mimicry的理論, model應該是數量最多且具最佳防禦性(或攻擊性)的物種. 我們沒去過原產地, 也不清楚原產地採集者怎麼"分魚". 但如果就價格高低與個體豐度關係的預測, 最便宜的應該就是最常見最多的物種, 也就是比較可能是model的物種囉? 如果根據這個不科學的猜測, 那麼常見度的排序就可能是飛鳳燈>大帆月光燈>月光鼠>月光燈>紅鰭月亮燈了 (從15元到400元之差). 但是有趣的是沒有一個猜測說清楚這些魚長得這麼像, 又混泳, 倒底是誰帶了什麼樣的掠食者一些不愉快的捕食經驗, 所以這樣的擬態得以成立呢? 飛鳳燈顯然是可怕的掠食者, 所以或許連大魚都怕牠(未經實驗證實), 然後月光鼠有堅硬的胸棘(但天知道牙魚還是可以吃得下去啊), 因此這個擬態群所具有的防禦機制, 以及倒底那一個成員自那一個成員獲取利益, 是還有待驗證的.

圖片連結: 日本rva, www.akvarieleks.dk/fisk.htm
魚隻來源: 山水水族(高雄), 中華水族(高雄), 地中海水族(高雄)

ps. 1. 另外大推這位大大的rainbowfish相本.
ps. 2. 翠湖水草網頁上將kriegi稱為克里寶蓮燈, 其實那就是月光燈, 而該網頁所示的學名Cheirodon kriegi是舊的組合, 同一個網頁上所顯示的琵琶寶蓮燈就是"紅鰭月亮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