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6日 星期一

這倒底是三小啊? 台灣的外來種問題就是這些缺乏基本生態常識的白目造成的啊~~

錦鯉好堅強 路旁溝裡游
2011年09月26日17:26 蘋果即時

新北市中和區一名婦人多年前因為家中魚缸破裂,突發奇想把錦鯉放養在住家附近水溝,沒想到這些鯉魚竟順利活下來,當地里長認為值得推廣,呼籲里內民眾可以將不要的魚可以試著放生到水溝,這項措施過了將近10年,目前已變成該區的特殊景觀。

大肚魚孔雀魚為什麼有本事成為全球性的入侵物種? 利用中觀生態池(mesocosm)進行研究發現這些物種都可由單一雌魚或少量個體產生的子代族群至少可維持兩年, 而且沒有任何行為多樣性方面的損失

文獻來源: Dacon, A.E., Ramnarine, I.W., Magurran, A.E. 2011. How Reproductive Ecology Contributes to the Spread of a Globally Invasive Fish. PLoS ONE 6(9): e24416. doi:10.1371/journal.pone.0024416

Abstract

Invasive freshwater fish represent a major threat to biodiversity. Here, we first demonstrate the dramatic, human-mediated range expansion of the Trinidadian guppy (Poecilia reticulata), an invasive fish with a reputation for negatively impacting native freshwater communities. Next, we explore possible mechanisms that might explain successful global establishment of this species. Guppies, along with some other notable invasive fish species such as mosquitofish (Gambusia spp.), have reproductive adaptations to ephemeral habitats that may enable introductions of very small numbers of founders to succeed. The remarkable ability of single pregnant guppies to routinely establish viable populations is demonstrated using a replicated mesocosm set up. In 86% of cases, these populations persisted for two years (the duration of the experiment). Establishment success was independent of founder origin (high and low predation habitats), and there was no loss of behavioural performance amongst mesocosm juveniles. Behavioural “signatures” of the founding locality were, however, evident in mesocosm fish. Our results demonstrate that introductions consisting of a single individual can lead to thriving populations of this invasive fish and suggest that particular caution should be exercised when introducing this species, or other livebearers, to natural water bodies.

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

太好了, 大家接二連三砲陳文茜參與宗教放生的事情

我非常喜歡這句話: 陳文茜所寫「在放生的旅途中」一文,以感性的書寫方式,歌頌著「放生」的功德與感動,好似已然治癒她那「公眾的困惑與獨自的悲傷」的病症,實在令人感到不寒而而慄. 另外也請各位參考知名部落格"個人意見"砲轟陳文茜的文章還是來顆史蒂諾斯吧 」以及詹順貴律師所寫的「放生,生命消失的旅程」完整版


請陳文茜護生,而非放生!

◎ 林瑞珠

9月21日自由時報刊登一則「《走私中國畫眉》影響生態違動保法送辦」的新聞,報導不肖業者引進中國畫眉鳥,因放生或逃出而與本地畫眉鳥交配,成為強勢物種,進而影響台灣畫眉鳥生態。這讓我聯想到這一期《時報周刊》有一篇陳文茜所寫「在放生的旅途中」一文,以感性的書寫方式,歌頌著「放生」的功德與感動,好似已然治癒她那「公眾的困惑與獨自的悲傷」的病症,實在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這樣一位社會名流尚且如此不解時下放生的真相,真令人擔心她所行文之處,不知會影響多少對放生一知半解的民眾,盲目跟隨放生團體做出不智的舉動,以致「放死」,而讓她的粉絲因無知與而造下集體殺業,那環保團體與動保團體多年來不斷倡議反對盲目放生的運動,豈不枉然。

台灣社會經常出現一件事情兩種極端的現象,例如山林裡有人隨處放生,街頭則常見被民眾棄養的流浪貓犬,這種普遍可見的既棄養,又放生的行為,都是對動物生命權的大大摧殘。但我們的政府卻經常做出更乖張的行動。

9月19日聯合報還有一則「餵流浪狗 當心受罰!」的新聞,報導台北市流浪狗成群結隊,北市府決定下手掃蕩進行圍捕,同時取締民眾餵食行為,被抓到可能依廢棄物清理法處罰1200元。北市府此作為不但大開動物福利之倒車,將其他物種當作垃圾班摧殘,也是對人權的一種侵犯,更是對尊重生命、愛護動物的普世價值的一種踐踏。

官方如此,民間團體亦不遑多讓,以佛教為主的宗教團體,多年來不停的、盲目的購買各種生命物種,不顧其原生棲地或被繁殖、飼養的環境,隨意至山海湖泊放生,來滿足一己「放生」的虛榮,或想藉此消業障了因果,全然不顧所放出去的小生命因無法適應環境而大量暴斃,或將外來種放入台灣的環境中,進而影響本土物種的生態系,擾亂了台灣原生物種的基因庫,甚至讓原生種瀕臨滅絕的命運,這些行為完全違逆宗教「護生」的原意,與生態保育多所扞格。

令人擔心的是,在一些好似貴族階級的名人吹噓簇擁之下,放生活動如「興風作浪」一般持續著,不知道還要造下多少無知與蠻橫的罪業,長此以往,台灣生態恐不保矣。

宗教的放生本來是隨緣而行的護生,如今在台灣卻演變成超大型的放生法會活動,甚至相關行業應運而生,例如專賣「放生鳥」的鳥店,在主辦單位不斷強調感應事蹟,以及虛構放生「消災延壽、做功德」的功能下,實與中古世紀基督教世界教士公然販售贖罪券的欺騙行為無異,都是宗教人物抓準凡夫俗子不圖反省的心態,妄想利用金錢來賣斷一己罪惡之貪婪心,而全然扭曲了教義裡頭勸人向善及懺悔之真義。如此兩者皆造惡業,以致宗教精神蕩然無存,實在可悲可憐又可嘆。

而我們的農政一級主管機關農委會卻屢屢表示,放生議題涉及文化傳統,因此即使此舉已經危及生態,仍然只願意宣導呼籲民眾不要任意放生,在政策上無所作為,真是怠職,與北市府取締民眾餵養流浪貓犬一樣,都是倒行逆施。

在此奉勸陳文茜之輩,切莫拿別的生命來治療妳的自哀自憐,更不要在媒體傳播一己偏差之思,請善用妳公眾人物的影響力,多做護生之事。要知道,放生之後的放死之業雖由你等行為人承擔,但是破壞生態環境之惡,卻是我們整個社會無法承受之重。(作者為紀錄片工作者、動保及環保工作者)

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2011-09-23新進魚隻

Trachelyichthys exilis 黃金龍貓豹鯨 (有可愛斑紋的幼體) x 12 (2009年輸入的亞成體)
Aucheniptericthys sp. 某某小型豹鯨 x 10
Ageneiosus sp. 某某窈窕虎鯨 x 4
Cetopsis sp. cf. candiru 某某藍鯨 x 3
Konia eisentrauti 埃森氏康尼鯛 x 3

Trachelyichthys exilis在台灣又被稱為伊莉斯貓, 第一次輸入約在2008年, 當時輸入的個體是長約7-10cm的成體, 當時我們對這種"游個不停"的群聚性小型豹鯨的習性非常不熟, 所以就經常遇到白點或不吃東西的問題. 其實這類的魚的輸入時狀況與後來能不能養得起來有很大的關係. Auchenipteridae這個科的鯰魚有一個毛病, 遇到水質震蕩或運輸時的驚嚇就容易吐, 一吐就會把整袋魚都搞死, 所以牠們在被運送之前可能就會被斷食很久, 但是長期斷食通常會導致魚非常衰弱, 這也就是為什麼小豹鯨雖然常見, 但經常在輸入後大批死亡. 目前我們對這類"晃來晃去一直游"的項鰭鯰的檢疫處置通常是: (1) 對水對得很慢, 降低水質震蕩所造成的表皮傷害; (2) 給予足夠躲藏但不會勾到異物而卡死的布置; (3) 第一天就要餵少量紅蟲檢查食慾. 這次輸入的Trachelyichthys exilis可能是歷來最小的, 但也是花紋最漂亮的, 但是這種花紋漂亮的個體曾經被日本多數的水族媒體與圖鑑誤標示為Trachelyichthys decaradiatus, 然而真正的T. decaradiatus產於圭亞那, 而市面上根本沒有那種魚的流通.

魚隻來源: 台族水族, 澄澔水族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大推]放生 生命消失的旅程

2011年 09月22日

《時報周刊》最近刊載陳文茜小姐大作《在放生的旅途中》,提及某法師在魚市場花台幣500萬元買下14,000公斤的魚兒,載到允許放生的水庫,在「阿彌陀佛」的誦聲中放生。她原本心情充滿悲愴,須靠藥物入眠,參加此次放生之旅後,終於放下她的落寞與心痛。

陳小姐動見觀瞻、文筆優雅感人,但該文過度歌頌「放生」,極易造成讀者錯誤印象。

首先,水庫放養太多魚類,易使水庫優養化而破壞水質,究有何供水用途的水庫會容許放生?作者懷疑。

其次,2004年9月及11月,研究會先後完成自92年3月至93年8月,長達一年半的「全台宗教團體放生現象調查報告」及紀錄影片二份針對台灣宗教團體放生活動所做的調查報告。訪查全台2007個寺廟、團體發現實際從事放生者約483家,估計每年放生金額至少2億元,放生動物數量超過2億隻。另訪查北中南三大鳥店集散區,發現155家業者中有近6成專職販售各式放生物,還接受預訂鳥種與數量,以便事先捕捉或繁殖。放生地點遍及全台各地,包括山林、河川溪流、湖泊、沿海、岸港邊、水庫、高爾夫球場、公園等;而且物種繁多,包括鳥類、魚類、蝦蟹類、貝類、爬蟲類(其中甚至有毒蛇)、昆蟲類、軟體動物,乃至靈長類的獼猴及走私的外來物種等。

2009年1至9月,研究會繼續追蹤調查經過5年教育宣導後的放生情況,發現並無改善:例如被繁殖或被捕捉的各式放生鳥,放生過程一抓一放間,常造成許多傷亡;許多養殖魚類常常不分淡水或鹹水養殖,統統一起倒入水庫或海中!放生團體藉強調功德與消除業障,鼓勵民眾放生,甚至還會強調「神蹟、奇效」,例如研究會就錄到北部某放生團體表示:「放生功德很大,但放生金額最好不要太少,錢多一點『會比較有效』,像之前有民眾是『躺著』(意指重病在床)一起出去放生,放生完後就『站著』回來了,因為他放的金額很大,立刻就有效果。」此外,台灣寺院常藉舉行法會,讓信徒們主動的集資放生或由寺方主辦信徒們發心樂施,透過商人定期的、大量的捕捉各種生物來放生。

放生徒增動物傷亡
此種集團化、商業化、大量化的放生活動,對減少肉食效果有限,反而增加動物傷亡。據生態學者許富雄、邵廣昭2007年「放生對鳥和鳥類生態的影響」研究報告,發現放生過程易使鳥虛弱無法飛行,傷亡機率很高。其他如蛇、龜等,原已活在野外,卻因「放生需求」,導致牠們從野外被捕捉、運輸、買賣,然後再放生。也就是說,只要有市場需求,不管是保育類或外來種,是否會造成動物死傷及生態浩劫(如引進沒有天敵的外來物種),信徒沒注意,業者根本不在意!

事實上,備受佛教界尊崇的印順導師就曾在其著作中要求善心的佛門弟子,少為自己的功德打算,多為無辜的放生物想想,呼籲:「以放生為事業的法師、居士們!慈悲慈悲別放生!」放生在《梵網菩薩戒經》、《金光明經》中曾被提到,但指的是由渡人到普渡眾生的慈悲心。經中談到放生的真意,是在自然的因緣中遇到動物受傷或在死亡邊緣,需發揮慈悲心設法搶救,如此隨緣放生,才是功德。

我們必須鄭重澄清,現今被商業化的放生,很可能等於放死,未必是積善,反是造孽!

作者為律師、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2011-09-19新進魚隻

Clupisoma montana 湄公河銀鯰 (並不是什麼湄公河巨型鯰的幼魚) x 5
Corydoras sp. C091 白安妮鼠(駭客鼠) x 2
Corydoras sp. cf. C092 新長吻納奇鼠 x 5 + 4

魚隻來源: 華洋水族, 澄澔水族


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田字草是好物

我們家會把一些不需要打氣, 不需要過濾, 也比較可以耐受台灣溫差大的環境的魚擺在室外飼養. 但是擺在室外飼養會面臨一些問題: (1) 魚比較會跳缸而且不方便加蓋; (2) 水草的選擇需要仔細考量生長速度, 整理便利性, 是否能生長良好且發揮預期的效果, 例如降低水溫, 提供產卵場所等等. 布袋蓮是一種生長很快的草, 它的根也能提供小魚蝦躲藏, 但布袋蓮對於紅蜘蛛的抗性很差, 而且只要陽光不足就容易長得不好或因為那個浮囊爛掉而搞得髒髒的. 而且水深也要夠要不然就是會卡一堆五四三在那邊髒兮兮. 水芙蓉不推, 除了需光亮大, 容易掉根以及感染真菌爛掉也是我不喜歡使用水芙蓉的原因, 此外水芙蓉夜蛾也會把它們吃爛. 莕菜和睡蓮也都有需光亮強, 而單一葉片過大造成小面積水面一下子被蓋滿(無法丟飼料或飼料會卡住)的問題. 所以呢, 我們忽然發現田字草超棒的, 棒在那裏呢?

(1) 這是本土物種, 沒有什麼外來種問題
(2) 浮水挺水都可長, 對水位變化的反應很快
(3) 對光照溫度沒有特別的需求
(4) 水面下只有細細的葉柄, 而且因為是走莖, 會延著普力桶的邊緣長, 這樣水體的中央就是空的, 魚有很多空間可以游泳
(5) 浮水葉片蓋住水面讓水體的溫度比較穩定, 而且魚也不會跳缸
(6) 不懂的人看到還會以為是幸運草, 聊天就有梗

目前我們把多種中美產胎生將魚, 還有一些小型鯉科魚類丟在這樣的環境中室外飼養, 大概一週會加水(排水)一次, 而且水中幾乎沒有藻類的問題.

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2011-09-17新進魚隻

Corydoras serratus 薩瑞塔鼠 x 2
Corydoras araguaiaensis bigspot (=C045) 大點阿圭尼斯鼠 x 2
Corydoras sp. C122 大點阿圭尼斯鼠半長吻型 x 1

兩週內買到半長吻阿圭尼斯鼠和半長吻煙圈鼠, 我忽然覺得我的人生完整了. 有關阿圭尼斯鼠系列的討論請見先前的文章

魚隻來源: 悠遊魚坊

我認為所有的放流魚苗都是破壞生態的行為, 只是在一個水桶裏倒入過量的魚讓牠們互相毀滅且破壞水質

我真的想要請教一下? 一開始提倡在河川與水庫放流魚苗的人是誰? 然後為什麼大家都照做了? 為什麼"維護生態平衡"這句話會這麼好用? 這倒底和宗教放生有什麼不一樣? 水庫中放養一堆外來魚種, 然後再隨著水庫水進入河川, 造就了河川中亂七八糟的外來物種群聚與大亂鬥的現象, 然後這樣居然被解讀成"維護生態平衡"?

5萬尾魚苗 台電放流德基水庫【聯合報╱記者李東憲/和平報導】

2011.09.17 03:42 am

為維護大甲溪上游河川環境生態,台電大甲溪發電廠放流魚苗,今年在德基水庫共放流草魚及鰱魚各2萬5000尾,都是經專業評估特別挑選、超過12公分的適合魚苗。

台電大甲溪發電廠廠長謝鵬洲表示,自97年起先後在天輪壩、馬鞍壩、德基水庫等地,共放流11萬4000尾的溪哥魚、草魚、鰱魚及石魚賓魚苗,為維持河川生態平衡,今年再度於德基水庫放流魚苗。

放流活動邀請生態及研究機構專業人員,向當地人說明維護生態平衡及環境保護重要性。

市議員林榮進、和平警察分局分局長曹晴輝及各社區發展協會人員都共同見證,為大甲溪注入新生命

謝鵬洲表示,放流魚苗有助改善水庫生態平衡及水質,可讓大台中地區民眾獲取最佳水質的飲用水,大甲溪是大台中地區的命脈,大家應共同珍愛,讓它川流不息

【2011/09/16 聯合報】

2011-09-16新進魚隻

Neosilurus ater 黃肚新鰻鯰 x 2

魚隻來源: 悠遊魚坊

2011年9月16日 星期五

陳文茜這篇文章是在寫什麼鬼啊? 她居然參加了宗教放生, 還覺得自己得到救贖? 這真是公眾人物最壞的示範

我的天, 原來放生可以治療失戀啊? 陳文茜當真不知道宗教放生給台灣帶來多大的生態災難? 卻執意加入宗教放生的行列, 而且還天真地以為那些儀式救贖了人心與動物的生命???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名嘴和名女人不等於什麼都懂啊 (而且有病就要看醫生, 可以不要找動物的碴加入愚民的行列嗎?)

2011-09-16 第1752期
文茜語錄/在放生的旅途中

陳文茜

在踏上這段旅程前,我每日得依賴藥物入眠。我是公眾人物,但我仍像凡人渾身充滿了悲愴;我必須表現自己的風範,醫師給我的藥物,是我惟一的依靠。它包含了加強藥性的安眠藥、兩顆長效睡眠藥、外加一顆幫助我平靜的鎮靜劑。我吞下了所有藥丸,倚賴它們睡眠;但連續幾日,每天都只能睡兩小時。

我想書寫,紙是我一生永恆不變的戀人。它讓我盡情地抒發心中的悲或樂;但紙太白,而我心中的墨太輕;尤其我的人生在公眾的困惑與獨自的悲傷中,不被允許留下後悔的痕跡。

直到那趟旅程。

車子還沒抵達時,乃竺及任祥已沿路發了好幾次簡訊,告知我橋下的法事已完成;今夜,月圓之刻,我們即將啟程 ,放生共一萬四千斤的活魚。車子快抵達終點時,我平生第一回驚訝地看到排得長長一線的車流;這些信仰放生、惜念眾生的人,已悄悄在台灣各地,做了近三十年的功德。這是一個周末,參與者有年邁七十的法師,有面色祥和互稱師兄師姊的凡人,有帶著女兒參加法會的媽媽。

兩台卡車被布置成偌大的游泳池,一旁有台機器,不斷地於水中灌著氧氣,確保卡車池中的魚兒可以活著,熬過牠們生命最後一段的煎熬旅程。這段煎熬是個漫長的故事,魚兒們先在某處被撈起,牠們驚恐地逃竄,卻逃不出捕掠者的水族網。牠們被送到了大販賣場,由於人們弔詭地深信魚活著,才值錢;於是牠們的生命在賣貨者的共同利害下,短暫維持著。如果魚兒們有知,有靈,牠們多半已知曉這將是生命末了的最後一刻;等待是恐懼,等待是煎熬,等待是死亡。

初秋之日,尚未冷卻的熱氣仍在天地間遊蕩。滿是腥味的魚市場,好像一場很特別的盛宴,也好像一場無聲無息的超大型告別儀式。九月十日一名光著頭的法師走進來,魚的眼睛分不清這是一個即將給牠們重生的人,他大概是準備把牠蒸、煎、炸、煮的廚師吧。每一個在魚貨市場交織出入的人,都可能舉起手指,點上牠,然後無可避免的,以不同方式讓牠永遠離開這個世界。

法師大手筆的一揮,台幣五百萬,買下一萬四千斤的魚兒。然後虔誠地,待牠們如自己的子女般,把牠們從魚貨市場載上了令魚兒們疑惑的卡車泳池。這趟車程,最大的不同,是沿路的法事,一路相隨眾信的隨行祝禱。如果這是葬禮,看起來,像極了一場豪門喪者的出殯。

今夜沒有狂風,沒有暴雨。車隊在某一個允許放生的水庫吊橋前停下來,壯碩的信徒們走在前頭,站立於陡峭的竹林坡地上,排第四的是台灣最著名的建築師姚仁喜。一般婦人家們則多數站在平地上,熟練的放生者則跳至卡車上。原本早已備好的探燈,深夜一點,亮了,魚兒從池中跳起。牠們不熟悉這裡發生的一切事物;這裡不像等待死亡的魚貨市場,這一切的人潮是什麼? [接續]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這顯然就是人的問題, 野生動物出現在野生動物保護區會很奇怪嗎? 連這樣也可以抱怨倒底是怎樣?

驚死!高美溼地 眼鏡蛇出沒 2011-09-14
中國時報 陳世宗/台中報導

「驚死人!野生動物保護區竟然有眼鏡蛇出沒!」每逢假日就湧進數以千計人潮的高美溼地,台中港務局港埠工程處主任謝診安,日前帶小孩騎車前往,遭到一條眼鏡蛇攻擊,因該蛇屬於保育類不能撲殺,只好落荒而逃。
(好脆弱啊)

謝診安昨日說,一周前他與鄰居、朋友帶著小孩,一起騎單車到高美溼地遊玩,當他們行經溼地海堤兩座涼亭旁自行車道時,赫然發現一條長約卅公分的眼鏡蛇,昂頭吐信、還噴出毒液,讓他們都嚇了一大跳。
(台灣的眼鏡蛇會噴毒? 少在那邊唬爛了)

因眼鏡蛇屬於保育類動物,一夥人都不敢輕舉妄動,有遊客見狀用樹枝驅趕,眼鏡蛇發出嗤嗤聲響,還噴毒液反擊,非常凶猛,大家嚇得倒退三步;有人拿樹枝將牠驅趕到雲林莞草區,高美溼地安全問題嚴重亮起紅燈。
(神經病啊, 一整個神經病, 完全就是腦殘的文字報導, 動不動就是什麼亮起紅燈綠燈的, 不想碰到蛇是不會待在家看電視就好嗎?)

民眾憂心指出,台中港環港北路銜接梧棲漁港及高美溼地,是兼具環海自行車道的景觀道路;每逢假日吸引大批遊客,甚至全家大小一起前往觀海、賞鳥、看夕陽落日。入秋後毒蛇四處流竄,提醒遊客前往要提高警覺,避免遭到「蛇吻」危及生命安全。
(我真的覺得台灣人的環境教育太缺乏太需要加強了)

2011-09-14新進魚隻

Myaka myaka 鐮刀嘴紫黑金火山鯛 x 5
Imparfinis minutus 巴西迷你水晶貓 x 10
Procatopus nototaenia Bidou 紅背女王鱂"Bidou產" x 2對
Neosilurus brevidorsalis 鐮刀豬海鯰 x 2

魚隻來源: 澄澔水族

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2011-09-12新進魚隻

Paraneetroplus zonatus (=Cichlasoma zonatum; Vieja zonata) 天網火口 (=德州豹) x 2
Cichla ocellaris 皇冠三間 x 1
Cichla temensis 帝王三間 x 1

(對是外來種系列)

魚隻來源: 永信水族(華夏店)

2011-09-13新進魚隻

Mastacembelus brichardi 盲棘鰍 x 5 (無法自拔地喜歡這種看起來像蟲的東西)
Trichopsis schalleri 三線叩叩 x 5 (參考其發音的影片)
Dianema sp. cf. urostriatum Red Ituxi (=Rio Madeira) 粉紅戰車鼠 x 10

(這次會談談三線叩叩的鑑定以及那隻越南產三線叩叩是什麼碗糕)

[待完成]

魚隻來源: 華洋水族

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2011-09-08新進魚隻

Mastacembelus frenatus 非洲長尾棘鰍 x 2
Hyalobagrus flavus 亞洲水晶貓 x 6
Platystacus sp. 某某斑鳩貓 x 2
Characidium sp. 某某跳鱸脂鯉 x 6
某某怪蝦虎 x 2

魚隻來源: 多家水族

2011年9月1日 星期四

2011-09-01新進魚隻

Puntius sp. cf. rhomboocellatus "Sumatra" 蘇門答臘橘色潛水艇鯽 x 2
Devario
Devario
Danio rerio 小斑馬 x 2
Danio rerio "frankei" 豹紋斑馬 x 2 (這其實是小斑馬的人工型, 不是天然存在的色型)
Procatopus similis Mundemba 電光藍黃尾黃背女王鱂 "Mundemba產" x 6
Procatopus similis Muyuka 電光藍橘翅黃背女王鱂 "Muyuka產" x 6
Procatopus nototaenia Bidou 紅背女王鱂 "Bidou產" x 6
Procatopus nototaenia Yabassi 紅背血帆女王鱂 "Yabassi產" x 6
Procatopus nototaenia Abarri 血翅女王女王鱂 "Abarri產" x 6 (這個地點我實在不知道是那裏)
Procatopus aberrans Ossing 紅綠燈眼鱂 x 10
Melanotaenia sp. Goldie River 藍彩紅線綠美人 x 5
Melanotaenia sp. cf. parva 夕燒橙藍美人x 5
Melanotaenia boesemani Lake Aitinio 白翅青綠石美人 x 5
Melanotaenia sp. Ramu basin 黑彩石美人x 5
Melanotaenia sp. 澳洲黑美人x 5 (以Melanotaenia nigrans輸入, 但我認為不是, 鑑定待確認)
Melanotaenia sp. cf. herbertaxelrodi 黃金橙綠美人x 5
Melanotaenia sp. 紅紫藍美人- x 5
Melanotaenia sp. cf. praecox 青綠電光美人x 5
Melanotaenia sp. cf. goldiei 藍彩綠美人x 5
Melanotaenia sp. cf. ogilbyi 紅線藍美人 x 5
Pseudomugil ivantsoffi 血叉尾黃金燕子 x 10-15
Hemirhamphodon chrysopunctatus 金點水針 (=銀河金點小水針) x 5
Hemirhamphodon pogonognathus 仙鶴神針 (=黃金叉尾小水針) x 5
Chalceus sp. 尖吻血尾黃金平克 x 2
Hyphessobrycon sp. 某某燈 x 3

Pelvicachromis taeniatus Edea 安心亞翡翠鳳凰 x 2
Myaka myaka 鐮刀嘴紫黑金火山鯛 x 5-6
Cichla sp. cf. temensis 黃金帝王三間 x 2
吳郭魚樣東西 x 若干
Mastacembelus liberiensis 賴比瑞亞棘鰍 (=柯麥隆金背迷彩棘鰍) x 2
Synodontis pardalis 豹斑倒吊鼠 (皮卡秋黃金蛛網豹皮) x 2
Neosilurus sp. 某某鰻鯰 x 1
Chaca bankanensis 班卡推土機(推土機, 落葉推土機) x 3
Microglanis iheringi 哥倫比亞迷你蜜蜂鴨嘴(俗稱的蜜蜂鴨嘴之一種) x 5
Chaetostoma sp. 紅尾銀河達摩 x 2
Corydoras sp. cf. evelynae Type I semi-longnose (=C098) 煙圈鼠I型半長吻型 x 1 (比較CW013)
Corydoras sp. 某某鼠 x 若干

[待完成] [9/10以後才有時間更新]

魚隻來源: 澄澔水族

2011-08-31新進魚隻

Barbonymus gonionotus 爪哇四鬚魞(阿公店溪產) x 2

爪哇四鬚魞這個外來入侵物種為什麼會在台灣的南部河川裏變得到處都是是一個很有梗的故事. 雖然我在2010-12-13已經講過這事, 但這事還有發展:
  • 一開始所謂的武昌魚指的是Megalobrama amblycephala, 也就是團頭魴, 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武昌魚一詞被套用在晚近不知何原因與管道引入, 然後在台灣中南部變成外來入侵種的高體四鬚魞Hypsibarbus pierrei.
  • 後來在論壇上開始有大大質疑所謂的粗鱗武昌其實不一定是Hypsibarbus pierrei, 而是爪哇四鬚魞Barbonymus gonionotus, 因此我們就開始懷疑台灣是否有兩個入侵種? 兩者目前入侵的程度是否有差異? 有多少網路資訊是基於錯誤鑑定的結果?
  • 好的, 我們其實已經確認台灣的環境中同時存有高體四鬚魞和爪哇四鬚魞兩個種, 但是網路上又有人說這些魚是水族貿易以"金鯽"名義引入的, 然後還有大大認為學名應該是Hypsibarbus vernayi. 那這是怎麼回事?
  • 根據我們近幾年對多數盤商的輸入狀況(包含混獲的魚)的瞭解, 在水族市場上流通的"金鯽"(=藍帆巨鱗鯽)應該是Hypsibarbus wetmorei. 我們沒有看過其它Hypsibarbus被輸入過. 這類的魚可能來自印尼線(少), 泰國線(多), 而緬甸線與印度線的可能性不算很高. 而我不認為已經在台灣野外被捕獲的物種是Hypsibarbus vernayi.
  • 然而, Hypsibarbus wetmorei有沒有可能也已經在野外建立族群我們還沒看到證據. 我曾說過, 一個外來觀賞魚要能夠在野外建立族群有幾個前提得達成: (1) 價格要便宜, 才可能被大量買去宗教放生; (2) 性比不能懸殊, 否則少數一兩隻不可能建立族群; (3) 卵粒與仔魚細小的魚還要可以躲過天敵(尤其是其它已經建立地盤的外來種)的攻擊; (4) 可以渡過台灣的冬季與水溫變化極大的淡水環境; (5) 耐污染. 但是否所有的HypsibarbusBarbonymus都有這種本事我們並不清楚, 我認為這些外來物種可以建立地盤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台灣的溪流環境經常被電魚, 毒魚, 污水排放, 天然災害, 亂七八糟的假生態工法所毀掉, 因此河川中的優勢物種就不斷地洗牌, 不斷有新的棲位(niche)被空出來, 但這些被嚴重干擾的棲地基本上是原生物種很難佔有的, 所以不管什麼溪, 就算是水質還OK, 中下游也幾乎是外來種之間互相競爭. 這類體型大, 耐污力不差, 取食敏捷的東南亞產鯉科魚類可以在台灣的南部與宜蘭存活就不是令人訝異的事.
  • 我認為有必要瞭解水族館販賣的金鯽是否也已經有個體被宗教放生到野外去並建立族群(意指可自行繁殖而且族群可存留), 但是我們無法推測已經入侵的高體四鬚魞及爪哇四鬚魞是怎麼來的, 因為在水族貿易中並沒有見到牠們的流通, 就算有, 那個量也要大到一定的程度才行.
魚隻來源: 高醫大海陸空暨水產海產人文景觀生態研究室
新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