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2011年5月30日 星期一

2011-05-30新進魚隻

Oxydoras niger (=Pseudodoras niger) 鐵甲武士 x 2 (沒看過這麼小的所以就買了)
Oryzias mekongensis 湄公河紅尾稻田魚 (湄公河紅尾青鱂) x 20

魚隻來源: 山水水族

逛新加坡水族展(Aquarama)的小感想

我這邊不是水族雜誌, 如果要看新加坡水族展的歷史, 台灣幾家廠商參加, 陣容有多龐大, 業者如何又如何, 台灣多有競爭力, 然後各廠商的攤位展得怎麼樣的東西去看水族雜誌就好了. 5/25我因為這個那個的原因, 就恰巧到了會場(其實我去新加坡真的不是為了那個展), 會場中的確看到台灣業者攤位很多, 和新加坡, 馬來西亞和德國比起來真的是沒有輸陣, 但是我沒看到中國廣州同樣在五月辦的"中國國際(廣州)寵物水族用品展覽暨亞洲觀賞魚大賽"(名字怎麼可以這麼長啊), 所以就不便從一個小小的場合與攤位展示比較台灣與中國在這方面發展的現況(反正我是外行人). 反正我身為一個小小的消費者, 市場要往那裏去我也管不了, 我只是純粹就Aquarama中台灣展館的部份感覺, 好low. 怎麼low法呢? 感覺上就一整個很沒準備, 而且我真的看不出來在展什麼. 除了相關雜誌書籍以外, 有幾缸魚, 第一缸叫溪哥, 水是濁的, 放一堆溪哥在游, 沒造景, 整個看起來像海產缸, 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 如果真的要展示溪哥的美, 可以布置一個專業一點的溪流造景缸吧? 怎麼會放幾十條沒顏色的亞成魚在那邊喘氣呢? 第二缸是牛屎鯽, 沒發色, 也不會假裝用田蚌弄一下共生生態的樣子, 塞得滿滿一缸和很假的布景, 然後說這樣叫台灣特色. 第三缸是一堆的三斑和金翅珍珠鼠白子大混泳, 這看起來真的太像台灣歐巴桑出國時最愛的混搭風了(溼捲頭髮挑染, 很螢光的唇蜜, 縷空蕾絲上衣, 瘦腿褲+馬靴, 還有一個看起來怕被人搶的霹靂腰包). 第四缸是染色血鸚鵡(據說現在叫糖果魚), 這個我就不想說了. 第五缸是坦干伊喀大鱸魚的北鼻(然後為什麼這種魚使用moss片當造景?). 第六缸是我想要表的重點, 也就是幾十隻的Omobranchus fasciolatoceps(斑頭肩鰓鳚)在那邊翻翻倒倒的. 這種魚具有非常高的敏銳性, 對水質的要求也高, 幾十隻丟在一個三尺左右水混濁的裸缸裏躺成一片, 現場還有死魚, 第七缸就真的是太誇張了, 整缸的埔里中華爬岩鰍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埔里中華爬岩鰍目前是第III類的, 但也是在保育類名錄中好嗎? 觀賞魚協會在幹嘛呀? 我真不懂這樣的東西居然設在台灣館裏要顯示台灣的水族產業實力??? 其實想一想, 所有東南亞國家的熱帶魚養殖業早早就超過台灣了, 不管是種類數量技術價格都比台灣有優勢, 新加坡的stocklist越來越長, 很多過去認為難養的需要特殊水質的南美與非洲魚在馬來西亞魚場也都搞出來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漁業署會天真地認為台灣的水族產業會超越新加坡? 理由是什麼呀? 我想不出來有什麼樣的魚只有台灣的魚場有, 其實我也真的想不出來有什麼樣的觀賞魚可以代表台灣了, 在會場會拿出兩缸的蓋斑鬥魚, 淡水鳚, 溪哥就讓我覺得台灣已經找不到自己特色, 然後花大錢自我感覺良好地弄一堆基改螢光魚在國際上被罵到臭頭. 我真的不太懂水族產業除了業者自己閉門造車, 主管單位平時不輔導, 有功就要沾光, 有事就要推以外, 倒底還有什麼前景? 不過反正我不做產業, 我叫叫也就罷了. 那麼台灣的魚場如果變少了, 外來入侵種會變少嗎? 不一點也不, 一個外來物種會不會成為入侵種除了本身要具有入侵特性(invasive characters)以外, 還需要配合白目的行為, 例如放生團體與政府的白目放流(扯遠). 所以不管怎麼樣, 我真的要苦笑祝福台灣的觀賞魚業了, 弄一個那麼大的館, 呈現出那麼不專業的形象, 只能說糟糕.

2011年5月29日 星期日

2011-05-29新進魚隻

Betta pugnax 旁那克斯鬥魚 x 4
Neostethus sp. 某某櫛胸器魚 x 2

那個櫛胸器魚是啥玩意兒? 怎麼乍看有一點像廣義鯉科的Danionella? 胸器魚科(或稱棒胸魚科Phallostethidae)是銀漢魚目的一個怪咖成員, 根據Lynne Parenti在2005年綜合過往研究的觀點, 這個科(包含齒銀漢魚Dentatherina)包含了真精器魚屬(Gulaphallus), 角精器魚屬(Phenacostethus), 精器魚屬(Phallostethus)以及櫛精器魚屬(Neostethus). 這個科之所以古怪是因為牠們的泄殖腔長在頭部的後方, 然後腹腔卻是在泄殖腔之後, 也就是說頭的後面就是肛門的開口了. 其雄魚的腹鰭與部份的胸鰭特化為兩側不對稱的交接器(priapium), 與櫛狀突(ctenactinium)共同在與雌魚進行體內授精的時候抱持雌魚進行精子的傳送. 也就是因為這個古怪的構造, 這個科的魚也被稱為priapus fish (陽具魚). 這次我獲得的Neostethus產在柔佛州的森林小溪流中, 溪流中長滿了Barclaya與Cryptocoryne之類的水草與很多的落葉, 以水面上漂浮的有機物為食. 此魚曾少量輸入到日本與德國, 但似乎是一種運送困難且柔弱的魚. 連結

2011年5月28日 星期六

2011-05-28新進魚隻

Ammocryptocharax elegans 草蜢跳鱸 X 5
Hemigrammus bellotti 尼格羅裴洛帝赤目金線燈 X 5
Characidae contaminated in Moenkhausia dichroura 黑尾霓虹剪刀雜燈 X 5
Tatia boemia 咖啡小魔鯨 X 3
Tatia sp. cf. galaxias 近似銀河豹鯨的某某豹鯨 X 1
Cyprinidae contaminated in Microdevario kubotai 藍色霓虹雜燈 X 20

2011年5月26日 星期四

2011-05-26新進魚隻

Betta sp. cf. enisae Palangkaraya 帕蘭卡鬥魚 x 3 pairs (鑑定待確認)
Betta dimidiata 迪米迪鬥魚 x 4
Betta mandor 曼多鬥魚 x 2
Betta strohi 斯卓依鬥魚 x 2 pairs
Betta krataios 凱普爾斯鬥魚 x 1 pair
Betta brownorum 布朗溫鬥魚 x 2 pairs
Betta uberis (Kubu) 潘卡拉朋鬥魚(庫布產) x 2 pairs
Betta uberis 潘卡拉朋鬥魚 x 2 pairs
Betta burdigala 布迪加拉鬥魚 x 2 pairs
Betta sp. Bangka 假班卡鬥魚 x 2 pairs
Betta macrostoma 紅戰狗 x 2 pairs
Betta ideii 粉紅戰狗 x 2 pairs
Procatopus aberrans 綠眼燈 x 3 pairs
Chanda ranga 某某玻璃魚 x 10
Hemirhamphodon tengah 雙金線水針(箔金火箭) x 6
Brachygobius aggregatus 大黃蜂蝦虎 (?) x 10
Channa sp. cf. gachua Sri Lanka 斯里蘭卡雷龍 x 2

魚隻來源: 華洋水族

2011年5月24日 星期二

2011-05-24新進魚隻

連結Aphyocharax anisitsi 血鰭紅肚燈 x 10
Aphyocharax dentatus 火尾燈 x 6 (鑑定待確認)
Hyphessobrycon socolofi 小血心 x 4
Moenkhausia dichroura 黑白霓虹剪刀 x 6
Otocinclus hoppei 紅頭小精靈 x 2
Bunocephalus sp. 白玉環帶五弦琴貓 x 2
Brittanichthys myersi (Brittanichthys axelrodi 血鰭燈名義輸入) x 6
Butis butis 瘋狂倒吊塘鱧 x 2
Tatia sp. cf. nigra (Nhamunda) 黑木炭魔鯨 x 3
Tatis sp. cf. galaxias 近似銀河豹鯨的某某豹鯨 x 1
Parosphromenus deissneri 戴森酒紅二線鬥魚 x 2對

[待續]

2011年5月23日 星期一

無法理解中華鳥會這個問卷是要做智力測驗還是有任何中心議題?

剛剛在facebook上收到這個通知:

【問卷調查】台灣特有種鳥類販賣與飼養
分享 · 公開活動
5月22日 19:00 - 6月30日 23:30
召集人 中華鳥會
詳情 各位朋友:

這是一份關於鳥類的問卷調查,填寫網址為:
http://www.my3q.com/survey/384/bird_research/21639.phtml

此份問卷目的在於了解民眾對於台灣特有種鳥類的認識及對於飼養台灣特有種鳥類的態度。期盼您給予寶貴的意見,協助完成此問卷,問卷調查結果將作為推動野生鳥類保育工作參考之用。

敬祝您
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敬上

好, 各位可以去點看看裏面的問題, 我不知道這個問卷設計者知不知道什麼叫問卷設計, 我完全無法理解裏面所問的問題與"推廣野生鳥類保育"有什麼關係, 而且裏面有一堆的問題看起來真像智力測驗還是闖關遊戲, 年齡, 性別, 教育程度是基本款(但是有誰可以告訴我有那一個問卷真的顯示這些問題與對野生動物的態度有關?), 居住地和成長地區不一定相同, 那麼居度地的意義是什麼? 另外裏面還問了賞鳥跟誰去, 去那裏賞? 這倒底與野生鳥類的販賣有什麼關係? 請問一下這樣的問卷有辦法區別"在野外看鳥看得很漂亮所以去買來養", 或"在野外賞鳥所以覺得不應該養野生鳥"? 真正與野生鳥販賣相關的問題卻任憑受試者自由填寫, 這表示設計問卷的人對野鳥市場根本就不懂, 對交易行為, 型式, 鳥種, 與商業行為因素都不清楚啊. 然後我們有不少對於野生動物的問卷調查最後都會冒出一些不知道在幹嘛的結果, 例如"結果顯示35-40歲女性對於特有物種的瞭解較多" (所以呢? 這樣真的代表一個pattern? 或只是問卷設計本身的問題導出來的偽結果?) 我知道飼養野生鳥類有很大的問題, 但是特有種與保不保育是兩回事, 特不特有又與物種觀(species concept)有關, 一種鳥是否受到很大的商業獵捕壓力, 是否受到很大的棲地破壞壓力, 是否在分布與演化上有重大的意義或文化價值應該遠高於"特不特有"這個因素. 所以我真的不懂中華鳥會為什麼會選擇做一個百萬小學堂式的問卷以為這樣可以瞭解大眾對野生物的態度呢?
連結

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2011-05-22新進魚隻

Corydoras similis x julli (?) 紫羅蘭鼠與某某鼠的雜交個體 x 2

魚隻來源: 永信水族(華夏店)

[書評]ProFile 100 Extra スネークヘッド SNAKEHEAD

這本由日本PISCES於2010年底發行的雷龍(鱧科)專輯, 因為台灣的代理商遲遲訂不到貨, 所以我只好轉從香港購入, 本來對這本書有很高的期待, 以為日本的水族界應該可以把在市面上流通的所有鱧屬魚類的圖片與背景資料收集得全一點, 但事實上我的感覺是"還好而已". 有些已輸入日本的物種(例如巴蘭鱧Channa baramensis, 橙斑雷龍Channa bumanicus)並未被包含, 這是讓我有些意想不到的. 由於亞洲的雷龍還有很多在分類上懸而未決的議題(例如Channa gachua的問題, 看過往討論這邊還有這邊), 因此熱帶魚輸入實力最強的日本應該已經幾乎得到全亞洲的樣本才是, 但是在此書中其實並沒有看到這麼多物種, 所以我建議對日本人的雷龍概念有興趣的人應該配合AquaLife或Fish Magazine的雷龍專輯參看. 此外, 日本人對雷龍的命名與英美的雷龍網頁也不盡相同, 這點也是需要留意的. 以下是我認為這本書中對雷龍的鑑定有必要說明的部份:
  • Channa sp. Assam (阿薩姆雷龍, 阿薩姆七彩藍雷龍): 在此書被標記為"新七彩雷龍"(New Rainbow Snakehead, ニューレインボースネークヘッド)
  • Channa sp. Garo (加羅丘陵藍雷龍, 鬼王雷龍): 這個名字非常複雜. 這個名字被英美雷龍網頁所使用, 而我認為一開始Channa sp. Garo Hill指的其實就是鬼王雷龍, 也就是Ben-Z所後來認為的藍閃電皇后雷龍. 然而Ben-Z網頁上所提到的"黑鑽雷龍Channa Garo"則應該是近似阿薩姆雷龍之類的魚. "鬼王雷龍"一詞是澄澔水族(石頭水族年代)於2009年5月輸入印度線魚所創立的新名詞, 不過因當時輸入的時候魚隻標記混亂, 使得"鬼王雷龍"與"皇后雷龍"兩個名詞倒底應與什麼樣的魚發生關聯產生混淆, 所以我對鬼王雷龍鑑定認知是依據當時我在現場看到的魚與開箱後所拍攝的圖片為參考. 近年水族館中販售的"鬼王雷龍"則混有"藍寶石雷龍Channa stewartii"與鬼王雷龍Channa sp. Garo兩種(參考rei450貼的圖). 至於與藍寶石雷龍有關的雷龍鑑定議題請看過去的討論.
  • Channa barca巴卡雷龍的鑑定問題: 我不知道日本人為什麼認為他們過去所認為的巴卡雷龍的學名應該改為Channa amphibeus. 根據Vishwanath & Geetakumari (2009)的鑑定以及巴卡雷龍的原始發表文獻, 一般市面上流通的魚是巴卡雷龍沒錯, 反正我不懂日本人在想什麼.
  • Channa "broadband" (寬帶雷龍) (=Channa sp. Five Stripes, 五斑雷龍): 這是啥碗糕? 根據這本書的描寫, 這個物種是以Channa umangii這個偽學名輸入日本的, 但在這邊我要說明的是, "Channa umangii"這個假學名其實也在澄澔水族當時輸入鬼王/皇后雷龍時被印度出口商所使用, 所以這個偽學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倒是這個什麼寬帶雷龍和英美雷龍圈所稱呼的Channa sp. Five Stripes根本就是一樣的魚 (但有趣的是以藍寶石雷龍的日文名スチュワート スネークヘッド去搜尋圖片也搜得到)
  • Channa gachua (Thailand): 所謂的泰國產彩虹雷龍, 我認為其實就是馬來黑雷龍(Channa black jet Malaysia), 一模一樣的魚.
  • Channa gachua (Myanmar): 所謂的緬甸產彩虹雷龍, 我想與華洋水族在今年初自新加坡轉輸入的魚是一樣的. 另外這本書對於像台灣所說的"印第安雷龍"之類的魚產在何處就完全沒有交待.
  • Channa orientalis Sri Lanka(=Channa sp. cf. gachua Sri Lanka): 也就是斯里蘭卡產的東方雷龍或斯里蘭卡藍霓虹雷紅, 我不確定有沒有整批輸入台灣. 但是我先前的評論已經提過, 真正的orientalis是產在印度東北, 不是斯里蘭卡, 新加坡魚場一開始以sp. cf. gachua Sri Lanka輸出這條魚, 但後來在報價單上通通改成orientalis. 其實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只是換一個名字賣而已. 不過本書中的orientalis沒有腹鰭, 這點倒是吻合orientalis的原始描述, 只是書中顯示的是斯里蘭卡產個體, 與orientalis的模式產地印度東北離得有點遠.
  • Channa sp. Ice & Fire: 也就是夢幻血斑雷龍, 但日本人不知道是發揮創意還是英文不好, 居然把Ice改成"Eye's", 真的好有創意呀.
  • Channa sp. cf. stewartii Myanmar (日名: ミャンマー スチュワート スネークヘッド): 也就是緬甸藍寶石雷龍, 這又是啥? 我怎麼覺得根本和血斑雷龍II型(=新加坡所說的Channa sp. red fin Burma)一樣? 我認為就是一樣的魚呀, 但日本人說該魚是在2010年首次輸入日本的, 怪哉.
  • Channa sp. Myanmar (日名: スネークヘッド "ミャンマー"): 又是一隻緬甸的藍色雷龍, 這隻我就認為有梗了, 書上的照片非常華麗, 臀鰭完全沒有什麼有顏色的邊整片是藍的, 而背鰭與尾鰭居然是白邊, 真的是好妙的魚啊.
  • Channa melasoma (白騎士雷龍): 在此書中把幼魚和成魚當成不同的魚介紹, 但其實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2011-05-21新進魚隻

Mastacembelus ellipsifer 虎斑坦湖蛇(港名) x 3
Mastacembelus sp. 坦湖棘鰍 x 4
Macrognathus circumcinctus 環帶象鼻龍 x 4
Paretroplus nourissati 馬達加斯加蕃茄鷹(港名) x 4
Paretroplus kieneri 金納副熱帶鯛 x 2
Glossolepis wanamensis 大帆綠蘋果 x 2
Chilatherina bleheri 布氏唇銀漢魚 x 4
Chilatherina fasciata 條紋唇銀漢魚 x 4
Chela cachius
元寶鯿 x 10 (鑑定參考Banarescu(1968)的文章)
Rasbora vulvanus 火山小波魚(以Rasbora reticulata
金粉燈名義出售) x 5
Pseudosphromenus dayi 紅矛尾天堂鳥 x 2
Puntius cumingii 斯里蘭卡兩點鯽 (奎明小魞) x 10
Channa sp. Assam 阿薩姆雷龍 x 6
Channa sp. cf. gachua 南鱧(香港產) x 2
Tachysurus trilineatus 三線擬鱨 x 3
Atya gabonensis 非洲巨人網球蝦 x 2

Paretroplus的鑑定好難啊, 想一想再來寫~~

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五

我一直覺得很奇妙, 台灣的漁業單位從上到下都是來亂的嗎? 多數造成問題的外來種也是漁業署同意的, 在台灣的環境中任意野放外來種的也是地方漁政單位, 放任海洋生態被破壞也是漁業署, 這倒底是一個牢不可破的利害集團或是說多數的官員根本缺乏保育常識?

重點是這種官樣的宣示, 找一些穿西裝的人笨拙地舉手呼口號倒底要給誰看?

農委會行銷秋刀魚 擺鯊魚鬧笑話

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中)上個月行銷秋刀魚時,現場卻端出灰鯖鮫,學者痛批有損國際形象。 (資料照,記者鍾麗華攝)

〔記者湯佳玲、鍾麗華/台北報導〕農委會日前行銷遠洋秋刀魚,官員手中卻捧著一條鯊魚、豎起大拇指說讚。鯊魚保育為全球共識之際,學者專家痛批農委會此舉有損國際形象,「會被人笑掉大牙」。

對於官員手中捧著一條灰鯖鮫,中研院學者痛批:「明明是行銷秋刀魚,為什麼偏偏要端出鯊魚?國際上都在大力保育鯊魚,官員卻豎起大拇指稱讚鯊魚好吃的模樣,不知道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很傷嗎?」尤其,灰鯖鮫的鰭常常淪為桌上的魚翅,早就為國際人士抨擊,拿來行銷,實在不妥。

鯨鯊達人、國立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副教授莊守正表示,鯊魚有五百五十至六百種,台灣約有一百多種鯊魚,灰鯖鮫雖然不屬於華盛頓公約下三種保育類鯊魚(豆腐鯊、大白鯊、象鯊),但保育鯊魚已是全球趨勢。莊守正坦言,漁產行銷以鯊魚作主體確實不妥,最好儘量避免。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資訊中心執行長邵廣昭也說,台灣是極少數還在吃鯊魚的國家,政府應該多宣導少吃鯊魚,而非行銷鯊魚。

漁業署副署長蔡日耀表示,尊重學者的意見,不過,如果不是保育類的鯊魚,可視為再生資源,台灣的漁船可在遵守國際規範下利用。當天記者會是說明國產漁產未受日本福島輻射污染,並非為了稱讚鯊魚好吃。

2011年5月17日 星期二

2011-05-17新進魚隻

Barbus hulstaerti 夢幻小丑燈 x 15
Alestidae sp. 超級迷你剛果燈 (以Clupeocharax sp. Mini Congo Tetra名義輸入) x 15
Poropanchax stigmatopygus 喀麥隆二線藍眼鱂 x 15
Procatopus sp. "Barombi Mbo" 巴隆比紅背女王鱂 x 3 pairs (我有點懷疑這個產地, 女王鱂產在火口湖中?)
Betta pugnax 旁克那斯鬥魚(還是旁那克斯?) x 1公
Betta bellica 貝利卡鬥魚 x 1母
Microctenopoma ansorgii 安索奇鬥魚 x 2 pairs
Hemirhamphodon kapuasensis 霓虹七彩水針 x 3 pairs
Gobiocichla ethelwynnae 黃金帝王猴頭鯛 x 4
Epiplatys sexfasciatus baroi "Bidou" 六線鱂 "Bidou產" x 1公
Macrognathus aculeatus 超超大隻象鼻龍 x 4 (看起來超好吃)
Mastacembelus sp. 柬埔寨豹紋棘鰍 (以Mastacembelus dayi名義輸入) x 4
"Clithon brenspinas" 黑膽角螺 x 5 (我不知道這個學名是怎麼回事, 看起來並不存在於軟體動物門只存在水族報單上)
Tylomelania sp. 黃天牛燒酒螺 x 5
  • 那個超級迷你剛果燈看起來是某種非洲脂鯉的仔魚, 也就是吻仔魚的意思啦. 是不是Clupeocharax呢? 我覺得很難說, 因為太小了呀, 而且看起來似乎混了兩種魚在裏面, 養大再說好了(如果養得大的話)
  • Poropanchax stigmatopygus是真品嗎? 等我養幾天有顏色再說吧
  • 我認為Procatopus sp. Barombi Mbo這個名字實在是很詭異. Barombi Mbo這個火口湖只有15種魚類, 其中12種是慈鯛, 其它是鯰魚, 如果真的有種Procatopus真是不可思議. 但是Dissoni湖中產有Procatopus lacustris, 然而這個物種目前已經被視為Procatopus similis的同物異名, 所以這次輸入的"巴隆比紅背女王鱂"是否就是Procatopus similis或其一型呢?
  • 已經輸入台灣的齒鱵屬(Hemirhamphodon)魚類有H. chrysopunctatus金點水針(=金斑齒鱵), H. tengah雙金線水針(=紅線水針, 丁加齒鱵), H. kuekenthali庫氏齒鱵, H. pogonognathus仙鶴神針, H. phaiosoma頷鬚齒鱵以及H. kapuasensis 霓虹七彩水針. 這些齒鱵都是熱帶雨林底層緩流中的小型魚類, 擅跳, 捕食水面上的昆蟲, 需要中性或酸性的軟水與遮蔭, 我自己的飼養經驗顯示牠們可以吃薄片以及會浮在水面上的紅蟲, 但對於已經沉下去的紅蟲豐年蝦與飼料就沒什麼大興趣. 與牠們混養的魚類最好也是安靜不靠腰的小波魚, 稻田魚, 或燈魚.
  • 這次買到的象鼻龍真是大得嚇人, 難怪是食用魚啊. 但是, 為什麼會從"印尼"輸入? 我原本完全無法理解呀, 我原本一直以為因為棘鰍科魚類是典型的印度次大陸+華南+中南半島+馬來半島分布型的生物, 那印尼怎麼會有? 結果一查, 真正的象鼻龍Macrognathus aculeatus的模式產地是爪哇, 而這條魚也因為食用的目的被引入其它國家, 例如印度與孟加拉. 但是再一查, 這種棘鰍的鑑定與分類似乎非常複雜. Roberts在1980年的時後為文檢討Macrognathus aculeatus種群的分類, 他認為這個種群只有三種, M. aral廣泛分布於印度次大陸, 包含斯里蘭卡與臨近的緬甸, 而M. siamensis分布於泰國, 柬埔寨與馬來半島北部, 而M. aculeatus分布在馬來半島南端, 蘇門答臘, 爪哇以及婆羅洲的Kapuas River. 然而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Ralf Britz並不這麼認為, 他認為整個印度次大陸到緬甸與中南半島的被鑑定為aculeatus的物種通通不是aculeatus. 我認為Roberts當年的文章所顯示的圖片(見上面的截圖)也有很大的問題. 他所認為的aculeatus是來自婆羅洲. 那麼中南半島國家食用的棘鰍又是那一種? google上的圖片亂七八糟啊.....我現在傾向於認為, 泰國人吃的棘鰍應該是Macrognathus siamensis, 我們這次買到的可能是真正的M. aculeatus, 但市面上以象鼻龍販售的物種則可能同時有M. siamensis以及M.aral兩種.

2011年5月16日 星期一

2011-05-16新進魚隻

Gobiocichla wonderi 斑節帝王猴頭鯛 x 6
Glossogobius flavipinnis 黃鰭舌蝦虎 (黃帆幽靈蝦虎) x 6
Butis butis 嵴塘鳢 (瘋狂倒吊塘鱧) x 6
Brienomyrus brachyistius (?) 長鼻黑企鵝 x 10
Petrocephalus simus (?) 西門圓吻企鵝 x 10
Pareiodon sp. 某某鋸頰鯰 x 3*
Trichomysteridae sp. 某某鑑定不出來的魚 x 3*
Corynopoma riisei 龍王燈 x 16*
Channallabes apus 鰻貓 x 4*

[待續]

魚隻來源: 台族水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