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2011-01-27新進魚隻與動物

Malpulutta kretseri 潘安鬥魚 x 10
Homaloptera tweedeii 特氏平鰭鰍 x 10
Oryzias sp. Singapore 新加坡稻田魚 x 10
Rasbora wilpita 斯里蘭卡彩虹小波魚 x 10
Channa stewartii (有兩個i)藍寶石雷龍* x 1 (不是藍寶或寶藍雷龍)
Belontia hasselti 馬來梳尾魚* (=哈莎提梳尾魚, 網尾魚) x 5
Glyptothorax trilineatus 三線紋胸鮡* (秋葉坦克, 金背小鷹鴨嘴) x 2
Denticetopsis sp. cf. seducta 巧克力鮫鯨* x 1
Hyriopsis sp. 緬甸翠綠蜆(重點是寄到的時候裏面沒有肉啊我現在是在收集貝殼嗎?) x 10
Crapsidae sp. 泰國某某蟹 x 10
Coenobita sp. 某某寄居蟹 x 10
Limnopilos naiyanetri 寮國迷你蜘蛛蟹 x 10
Caridina sp. (Borneo Red Claw Shrimp) 婆羅洲紅爪蝦 x 10
Caridina sp. (Malayan Multi-coloured Shrimp) 馬來多彩蝦 x 10
Caridina sp. (Burmese Purple Zebra Shrimp) 緬甸紫斑馬蝦 x 10
Caridina sp. (Borneo Grreen Pinnochio Shrimp) 婆羅洲翠綠小木偶蝦 x 10
Caridina sp. (Krakatau Red Ruby Shrimp) 喀拉喀托紅寶石蝦 x 10
Neocaridina sp. (Sri-Lankan Black Pearl Algae-Eating Shrimp) 斯里蘭卡黑珍珠食藻蝦 x 10
Neocaridina sp. (Bangladesh Freshwater Red Nose Shrimp) 孟加拉淡水紅鼻蝦 x 10
  • 不要問我那些蝦子是什麼或鑑定對不對, 因為看起來都像名字很威的黑殼蝦
  • 今天想要討論藍寶石雷龍(Channa stewarti)(不是幻彩藍寶石雷龍Channa ornatipinnis!)系列的鑑定問題. 與藍寶石雷龍鑑定問題相關的物種有所謂的鬼王雷龍, 皇后雷龍, 喜馬拉雅雷龍還有什麼巴卡雷龍二型, 但我坦白說我不太清楚這些"物種"是怎麼冒出來的, 因為網路上的照片都沒什麼鑑別度, 而且還會牽扯到看起來其實一點也不像的巴卡雷龍(Channa barca), 夢幻雷龍(Channa amphibeus)與黃金眼鏡蛇雷龍(Channa aurantimaculata). (1) 首先先談什麼是Channa stewartii. Playfair在1867年根據印度東北部阿薩姆Cachar地區所採獲的標本描述了stewartii這條魚, 若根據其發表在Proceedings of the General Meetings for Scientific Business of the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的原始描述, USGS的整理, 以及Vishwanath & Geetakumari (2009)對印度東北產鱧科魚類的鑑定建議, stewartii這條魚應該是一條"側線鱗列數45-49, 胸鰭具有縱向條紋, 身上有很多黑斑"的魚. 但是這樣的敘述對於鑑定雷龍來說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 重點是這些描述都沒有提到顏色. 根據snakeheads.uk的網頁, 與stewartii的鑑定會扯上關係的魚有Channa sp. meg leopard (大豹斑藍雷龍), Channa sp. cf. barca (可能就是巴卡二型吧?), Channa sp. cf. stewartii Garo Hill (加羅丘陵藍雷龍), Channa sp. Himalaya (喜馬拉雅雷龍), Channa sp. True Blue (正港藍雷龍?), Channa sp. Five Stripes (五線雷龍), 還有一堆"看起來根本就是市面上的藍寶石雷龍但又被這網頁說是未描述新種的東西". 問題來了, 我真的不知道所謂的meg leopard, true blue, stewartii "Garo Hill"和寶藍(藍寶)雷龍(Channa sp. Galaxy Blue)差別在那? 除了meg leopard臉上的大黑點大一點以外, 其它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但, stewartii的原始繪圖顯示stewartii應該是條不是麻花臉的雷龍, 所以管他什麼blue, 就可排除在stewartii的鑑定之外了; (2) 然後, 有人真的分得出來國外網頁講的stewartii, Himalaya, sp. barca之間的差異嗎? 我真的分不出來耶...我說過了, 一條魚會出現啥顏色與成熟度, 背景顏色與情緒都有關係, 網頁上這些照片拍得又差, 又沒說明, 這樣的東西會值得討論嗎? (3) 如果我們以stewartii的日名スチュワートスネークヘッド在網頁上查, 各位有沒有發現會查到怪東西? 是的, 會看到這種黑嚕嚕的魚對不對? 有沒有覺得這個也被日本人當成stewartii的魚和英國網頁上的Five Stripes根本就一樣? [待續]
魚隻來源: 海瓏王水族(高雄鳳山)*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2011-01-25新進魚隻

Channa sp. cf. gachua 彩虹雷龍(虹彩雷龍) x 5
Channa blecheri 七彩雷龍 x 1
Channa marulia (=Channa marulius) 五點雷龍 x 1

今天的主題就是要來修理一下"彩虹雷龍", 或是那些與"Channa gachua"這個學名有著牽扯不清關係的魚. 所以呢, 我要聊幾件事:
  • 網路上的資訊一整個亂七八糟連fishbase都不可信: fishbase上的七彩雷龍居然是阿薩姆雷龍, 這表示fishbase的圖片並沒有任何審核機制, 所以隨便抓fishbase的圖去寫評估報告就會一整個很奇怪, 就算知名網頁如snakeheads.uk也經常讓我覺得照片和魚湊不起來, 或擺在一種魚下的照片其實有兩種以上魚的問題(例如這個)
  • 很多圖鑑也不可信乾脆直接丟掉: 例如AquaLog的all labyringths就是本爛書, 把黃金眼鏡蛇雷龍當成Channa stewarti也差太多了, 照片中的魚的來源也不清不楚的, 還不如不看以免頭爆掉
  • 雜誌上的資訊錯誤甚多: 例如AquaZoo第57期把阿薩姆雷龍當成Channa amphibeus, AquaZoo第101期把同一張照片的阿薩姆雷龍又叫作紅寶石雷龍(此中名指Channa pulchra), 但學名依然標示為Channa amphibeus (不是amphibius!)
  • 雷龍的體色深受環境背景, 成熟度與情緒影響, 且有不小的個體變異, 所以儘量不要隨便看圖說故事: 意思就是說, 我對什麼紅一點點, 綠一點點, 身上有幾塊斑, 顏色比較亮, 都不太有感覺, 大家瞧這是台族水族當時輸入所謂印第安雷龍時的魚況, 然後養一養就變成這樣
  • 雷龍的俗名既多且亂, 學名與俗名的搭配也是隨人高興: 雖然觀賞魚的俗名多不是新聞, 但是可以亂到像雷龍這樣也是不簡單. 比起近緣的攀鱸科群, 鱧科魚類的多樣性其實並不算高, 但是兩大鑑定困難類群, gachuastewarti種群因為物種鑑定的混亂, 各地區產族群的差異, 市面流通魚的真正來源不清楚, 出口商與進口商不斷翻新商品名, 報價單上的名字與實際到貨物種不吻合, 一個地區可能存有兩個以上的近似種使得產地資訊缺乏分類鑑定的參考依據, 再加上各國討論區大大多數以幾張照片表達看法, 所以要弄清楚誰是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 "彩虹雷龍"其實就是七彩雷龍但"彩虹雷龍"不是七彩雷龍: 我在繞口令嗎? 對. 我不確定"彩虹雷龍"這名字是不是KK黃寫在2003年11月號AquaZoo(pp. 96-99)的繁殖記時首次生出來的名詞, 他說他把英文中的rainbow snakehead譯為"彩虹雷龍". 喂, rainbow snakehead指的其實是七彩雷龍Channa blecheri耶~~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篇文章的緣故, 2007年出版的2100種熱帶魚圖鑑2300種熱帶魚圖鑑都把"彩虹雷龍"這個名字接在"Channa gachua"上. 既然大家都根據台灣的圖鑑慣用這個中名, 且此魚與七彩雷龍真有別, 阿就只好繼續用吧~
  • 目前沒人知道真正的gachua長怎樣: 因為真正的gachua產在孟加拉但市面上的都是泰國馬來西亞緬甸的呀~~ 以前廢話過了, 所以請看這邊, 這邊這邊
  • 我認為最一般的"彩虹雷龍"就是"台族水族自泰國輸入的印第安雷龍", 但"彩虹雷龍是不是正牌gachua"我就不知道: KK黃寫在2003年11月號AquaZoo(pp. 96-99)的繁殖記的文章照片有個大問題, p.96頁的大照片並不是Channa gachua, 而是阿薩姆雷龍(Channa sp. "Assam"), 後面由KK黃拍的照片才是他的繁殖魚, 但那些魚看起來又因為大亂鬥遍體鱗傷我根本看不出那是啥, 任何一種雷龍被打看起來都一樣是吧? 所以KK黃的照片所顯示的魚, 和2100種以及2300種所顯示的彩虹雷龍是一樣的東西嗎? 我不知道捏, 照片那麼小, 又看不出來有沒有腹鰭, 最好是看得出來有沒有一樣. 那麼為啥台族輸入的魚被稱為印第安雷龍? 我想這是根據2100種或2300種這兩套書來的, 這兩套書的中譯者把"印第安雷龍"一詞套用在Channa orientalis這個學名上, 但是, 那書上的魚明明就不是orientalis. 正牌的orientalis應該產在印度東部, 2100種與2300種上顯示的魚可能都不是orientalis, 但是雷龍剛到的時候看起來一定是黑壓壓的, 所以拿剛到的魚參照網路上的美圖來鑑定當然就沒有什麼意義. USGS以及在日本市場上流通的這種腹部白白肥滋滋的魚都被當成orientalis, 但我也不認為這是正牌orientalis, 因為產地不對啊~~. 所以一般彩虹雷龍是啥? 我真的不知道, 日本人把gachua分那麼多型, 泰國型, 緬甸型, 馬來西亞型, 斯里蘭卡型, 但說實在的差別都很小, 英國的snakeheads網頁又有自己一套, 阿重點是日本和英國人的看法不一定有交集, 而且全憑他們自己的自由心證. 所以我只能說, 我會暫時採用gachua來代表台灣從以前到現在輸入過的彩虹雷龍(含台族的印第安雷龍), 其輸入來源多半是新加坡與泰國, 但採集地一整個不詳.
  • 澄澔水族輸入的茵列雷龍(Channa harcourtbutleri)可能不是台族輸入的印第安雷龍: 來源是新加坡, 看起來實在是很像, 但是好吧, 我檢查了幾個重要結構的形態(看這邊的說明), 兩者應該還是不一樣的魚
  • 華洋水族的彩虹雷龍可能是Channa sp. cf. gachua "Myanmar": 華洋水族自新加坡輸入的彩虹雷龍與其它輸入來源的彩虹雷龍的主要差異在於: (1) 眼眶前有一些紅斑; (2) 背鰭邊緣沒有明顯的橘紅邊; (3) 胸鰭的花紋較粗且明顯. 而近期新加坡魚場的stock只有緬甸與斯里蘭卡的"gachua". 因此那比較可能是緬甸來的魚.
  • 酒紅雷龍不是gachua但我不確定是那來的魚: 酒紅雷龍一詞也首見2300一書, 該書說"酒紅雷龍產於東南亞", 聽起來像是廢話, 那一種小型雷龍不是產在東南亞啊? 所謂的酒紅看起來比較像是這個, 但是泰國的緬甸的還是印度的我實在是不瞭, 但我不認為我在台灣看過這樣的魚
魚隻來源: 奧斯卡(鼎山店)
照片拍攝: 陳猴啾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2011-01-21新進魚隻

Corydoras similis x somthing (?) 怪怪紫蘿蘭鼠 x 1
Corydoras sp. 小朋友鼠 x 3 (以C. pastazensis名義輸入)

魚隻來源: 小朋友水族
圖片拍攝: 小朋友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2011-01-17新進魚隻

Heterotis niloticus 非洲黑龍北鼻 x 2
Parachanna sp. 混在非洲黑龍中輸入之非洲雷龍 x 1

魚隻來源: 悠遊魚坊

2011-01-16新進魚隻

Corydoras parallelus 帝王二線鼠 x 1
Corydoras griseus 葛利斯鼠 x 4
Corydoras sp. cf. cruziensis 疑似克魯茲豹鼠 x 2
Corydoras sp. "Papilio" 某某鼠 x 1
Corydoras sp. cf. adolfoi 可能紅頭鼠與某鼠的雜交產物 x 2
Corydoras sp. cf. C053 不確定是否為長吻海盜鼠 x 2
Corydoras sp. cf. CW047 某某鼠 x 2

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流浪貓狗可以減少蛇鼠的過度存在?

這位獸醫師的觀點真的很有趣:
  • 意思是說流浪貓狗對於台灣人 = 印度的牛對印度人一樣嗎? 意思是說, 因為事實上來自偏見的側隱之心(也就是說, 只有貓狗是生命, 其它東西不是生命), 就能夠合理化流浪貓狗對環境的破壞? 那麼這位獸醫師要如何說服台灣對於綠鬣蜥等原為寵物後來逸出成為外來種的態度?
  • 愛心媽媽再怎麼有愛心也還要有地方, 不只是節育的問題, 請問貓狗造成的環境衛生問題是誰要解決? 還是說那些很有愛心的人只餵但不掃? 只愛貓狗但不尊重其它人需要寧靜的權利?
  • 貓狗本來就是社會性動物, 一個colony被移除, 另一個colony馬上佔據是基本常識啊
  • 這篇文章最莫名其妙的觀點就是 - 貓狗在鄉下可以減少蛇鼠的過度存在? 什麼叫過度? 你不喜歡的就叫過度? 你喜歡的就開心? 蛇的天然天敵並不是貓也不是汽車, 而是鷲鷹科鳥類, 鼠的天敵通常會是蛇, 人類自己把農業生態環境搞砸了, 又使用很多的偏見來傷害蛇, 那麼不討喜的老鼠當然會多(討喜的會裝可愛的老鼠都在寵物店裏好嗎). 所謂的"過度存在"意思就是說"牠們太多了", 請問這位獸醫, 是不是沒唸過生態學? 沒有唸過普通生物學? 什麼是太多呢? 生物的族群豐度是相對的動態的, 還是固定的線性成長的? 很多流浪狗在低海拔地區追趕山羌, 追趕穿山甲, 很多貓在野外破壞原生鳥類棲地, 怎麼都不提呢?
  • 我認為台灣的寵物買賣太簡易, 應該要限制很多寵物飼養的門檻, 而且還要飼主負起責任, 貓狗的壽命都算長, 就算節育, 還是要花上可能至少十年的時間陪牠們終老. 貓狗本身是無辜的, 但是如果人真的沒有那麼多的愛心, 物力, 財力與空間, 是不是真的應該認真如對待墮胎議題一樣思考, 安樂死是不是一種不好但是妥協的辦法?
  • 當然, 我的意思不是說"若主張撲殺就不再需要限制高智能寵物的取得與飼養門檻", 台灣的寵物販賣從一開始到現在就都是以販賣消耗品的概念在運行, 從來沒有人告訴小孩, 不能因為覺得狗狗可愛就要抱回家, 沒有人告訴那些寂寞要狗陪的宅男女, 養貓狗要負責任. 宣導領養聽起來很棒, 但是貓狗保護團體有沒有想過, 消費市場上最大宗的那些人, 會有耐性去收養一隻受到創傷需要很多互動關愛才能恢復的狗嗎? 多數的消費者只想要一隻全新的玩具罷了. 這是生命教育的問題啊.
流浪動物不能撲殺解決 2011-01-14
中國時報
* 王樣

見到貴報關於雲林縣流浪狗問題的報導,身為獸醫師以及雲林的在地人,想提供個人觀點及國外做法,供各界參考。

流浪動物在台灣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旅居留學日本多年,敝人只曾在異國見過一隻流浪狗。然而這並不是因為日本人不會遺棄寵物,而是日本政府撲殺流浪狗貓的效率非常高。甚至,在許多縣並設有「寵物回收車」,如同垃圾車一樣會定時出現於街頭捕捉流浪動物,寵物回收車同時也接受民眾的預約,可到府接送這些日本家庭所「不要」的寵物。這些動物會被送到動物收容中心,在留置期過後若無人願意領養,將遭到集體安樂死。

根據日本政府統計,目前平均每年必須要撲殺約三十萬隻的狗貓。在一九八○年代以前,每年甚至要撲殺一百萬頭以上的流浪狗貓,才得以建立如今令人「羨慕」的乾淨環境。

回到台灣,撲殺真的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嗎?

從社會文化的觀點來看,敝人認為台灣人普遍有好生慈悲的性格,不忍撲殺這些流浪動物所致。甚至有許多人會阻止清潔隊的捕捉行動,主動救援受傷的流浪動物等等,這說明了全面撲殺流浪動物,並無法被台灣的普羅大眾所接受。

在虎尾鎮的街頭所看到的流浪動物,多半有許多愛心媽媽會固定提供食物以及乾淨的飲水,這些流浪動物也多固定其活動的區域。但這些愛心媽媽大多沒有足夠的金錢能力帶這些流浪動物去做節育手術。年幼的流浪動物也因為受到了照顧而提高生存率,也提高了流浪母狗的懷孕率,以至於流浪動物的數目在短短時間之內快速增加。

以目前世界各國的經驗,TNR(即Trap捕捉/Neuter節育/Return回置)是經過研究,在撲殺以外最能有效控制流浪狗數量的方式。敝人募集了資金以及器材,運用自己的專業與愛心媽媽合作,為流浪母狗施行節育手術。在留置期間,敝人盡力去找尋願意領養者,但並非易事,大部分的流浪動物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只能依照TNR最後的一個步驟,「回置」並交由愛心媽媽接手其後的養育工作。

然而,在敝人實作的經驗當中,發現僅僅在短短的一至兩個禮拜,流浪動物原所處的環境竟已遭到新的流浪動物入侵。這說明了如果無法使流浪動物全面消失於台灣的街頭,捕捉與撲殺並無法解決地區流浪動物存在的問題。

若是能夠以節育代替撲殺,考量對環境的影響以及人道精神,控制流浪動物的數量,又可避免其他流浪動物入侵我們的空間,節育是最符合目前台灣社會所能接受的方式。生態自有其平衡,一味的撲殺單一物種並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以台灣鄉下的情況而言,流浪狗貓的存在,或可減少其他危害人類的動物如蛇鼠之輩的過度存在。

然而,TNR並不是百分之一百完全美好的方法,其原因在於多數的流浪動物在做完節育手術之後,必須回置其原有的生活領域。在台灣,多數人並不願意自己的居家環境附近成為大量流浪狗的安置場所,而這也是台灣多數的愛心媽媽常與街坊關係緊張的原因。

個人建議,政府可以藉由公權力做出兩全其美的行動:以計畫性的方式招募並補助獸醫師為流浪動物集體施作節育手術,並要求在戶外放養寵物的主人,其寵物都必須接受節育手術。在節育手術過後無法回置流浪動物的區域,則應選擇遠離市區的地方,提供流浪動物的收容場所,其場地或可交由愛心志工來管理。

如此除了可以減少市區裡流浪動物的數量,也可以減少政府的財政支出,以及清潔隊員捕捉流浪狗的徒勞無功甚至受傷。同時也避免愛心媽媽以及流浪動物照護團體,與其所在街坊的關係持續惡化。可以說政府,民眾以及流浪動物三方都能取得最大的利益。(作者為獸醫師)

2011-01-14新進動物與魚隻

Betta compuncta (??) 血斑戰狗 x 2 pairs
Betta patoti 帕沱帝戰狗 x 2 pairs
Betta ideii 粉紅戰狗 x 3 pairs
Betta rutilans 盧提蘭斯鬥魚 x 3 pairs
Betta brownorum 布朗溫鬥魚 x 2 pairs
Betta uberis (Kubu) 潘卡拉朋鬥魚(庫布產) x 2 pairs
Betta simorum 賽門鬥魚 x 2 pairs
Betta pugnax 旁克那斯鬥魚 x 2 pairs
Betta mandor 曼多鬥魚 x 3 pairs
Betta strohi 斯卓伊鬥魚 x 3 pairs
Betta foerschi 佛斯奇鬥魚 x 3 pairs
Betta imbellis 英貝里斯鬥魚 x 5 pairs
Parosphromenus sp. Blue Line 藍二線鬥魚 x 3 pairs
Parosphromenus sumatranus 蘇門答臘眼斑二線鬥魚 (=蘇門答臘豔紅背斑鬥魚) x 5 pairs
Parosphromenus ornaticauda 歐娜提二線鬥魚 x 3 pairs
Parosphromenus bintan 民丹二線鬥魚 x 5 pairs
Parosphromenus pahuensis 帕胡二線鬥魚 x 3 pairs
Parosphromenus filamentosus 菲羅曼特斯二線鬥魚 x 3 pairs
Gymnochanda filamentosa (=Chanda filamentosa) 長鰭玻璃魚 x 6
Channa sp. "Red Fin" 夢幻血斑雷龍二型 x 5 (以Channa sp. Fire & Ice夢幻血斑雷龍名義輸入)
Channa baramensis 巴蘭鱧 x 3
Mogurnda sp. 某種彩塘鯉 (以Hypseleotris sp. 大眼短塘鱧名義輸入) x 15
Corydoras osteocarus 黃花鼠 x 15
Akysis vespa 緬甸蜜蜂貓 x 10
Eirmotus octozona 玻璃八間 x 20
Danio sp Blue Hikari 藍色高夠力斑馬 x 15
Danio albolineatus 電光斑馬 (以Devario shanensis紫鑽斑馬名義輸入) x 15
Devario auropurpureus (=Inlecypris auropurpureus) 琉璃燕子 x 15
Rasbora kalbarensis 斑柄小波魚 (以Pectenocypris korthausae 密耙魚名義輸入) x 15
Hyriopsis sp1. 某某黃金蜆樣東東 x 20
Hyriopsis sp2. 某某蛤仔 x 20

  • 從一個多月前開始, 新加坡的某個觀賞魚出口商就一直釋出他們有Channa baramensis的消息, 為了看看是圓的還是扁的, 我就訂了3隻看看. 結果一看....實際上到的魚怎麼那麼像白騎士雷龍Channa melasoma啊? 與去年三月輸入的"白騎士雷龍"很像啊.... 美國農部的USGS網頁根據文獻整理出特產於婆羅洲北部的baramensis與產於馬來半島至中南半島南端的melasoma的差異. 若拿幼魚和成魚來比是不客觀的, 但是拿幼魚和幼魚比我認為就是合理的. baramensis的尾鰭斑紋極細, 但melasoma的尾鰭紋路較少且寬, 尾柄處還有一到較白的細紋, 這是baramensis所沒有的. 而因為melasoma的黑色素分布在鱗片的邊緣, 不似baramensis的黑色素分布在鱗片的中央, 因此melasoma看起來沒什麼黑點, 但是baramensis看起來卻有一些黑色小圓點. 此外, melasoma的頭形比baramensis長扁, 背鰭後方具有大的黑色斑塊, 但是這個特徵在baramensis是完全沒有的. [過了幾天後, baramensis的特徵出現了~ baramensis與melasoma的幼魚有一個很大的差別就是baramensis的背鰭, 臀鰭與尾鰭的淡色條紋是淡橘色的, 但是melasoma則是白色, 且沒有那麼細]
  • 高夠力斑馬這玩意兒的黃型和藍型在Danios & Devarios的網頁上被當成一樣的東西, 但是新加坡把黃型與藍型當成不同的商品, 兩者倒底是一種魚的二態性表現還是雌雄二型? 或真的是兩個物種? 不知道. 但是這條魚的體色相當有趣, 過去曾被誤為電光斑馬販售.
魚隻來源: 民族水族
圖片拍攝: 陳猴啾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2011-01-11新進魚隻

Acrochordonichthys falcifer (不是報價單上的rugosus) 亞洲斑鳩貓 x 8 (very sad, 超難養)
Centromochlus perugiae 小豹鯨 x 4
Tatia strigata 蕾絲豹鯨 x 6
Pseudohemiodon sp. cf. apithanos 花臉的變色龍直升機 x 1
Vaillantella maassi 瑪西叉尾鰻鰍 x 10
Homaloptera zollingeri 索倫變色爬岩鰍 x 6
Oreichthys cosuatis (?) 黃帆一點鯽 x 20
Calendar 桌曆 x 3

魚隻來源: 大龍水族, 高雄地方人士

本研究室徵研究助理一名(動物照護管理)[已徵到下次請早]

  • 工作內容與形式: 本研究室所有動物(魚類, 兩生類, 爬行類, 部份哺乳類)之日常管理, 包含餵食, 疾病處理, 硬體維護, 部份死亡或需抽許DNA樣本動物標本之收納與整理. 以週休二日計算假期, 休假時間可隨個人需求, 人員代理狀況以及研究室需求調度, 一般正常是隔週休四天, 但也可能因個人需求與配合其它人而有所調整為連休三或五天.
  • 工作時間: 早上09:00至17:00, 工作貴在效率與品質, 只要做事有效率有品質, 一定都可以準時上下班. 加班情況很少, 只有在極少數狀況(如停電時復電, 或貨運晚到)需在非上班時間到研究室處理(這是義務, 無加班費)
  • 工作待遇: 依照國科會或農委會標準起薪(國科會標準在此, 農委會標準較國科會高一些, 但調薪年限較少), 勞健保由研究計畫給付, 享有國立中山大學專任助理之各項福利(使用校內設施, 年節餐會, 校內歡樂活動等)
  • 人員需求: (A) 專業: 只養過小貓小狗黃金鼠會怕蛇怕昆蟲的請勿來應徵, 你/妳一定不及格, 你不需要會認100種鼠魚或記得一堆雜燈, 也不需要很會生短鯛, 將魚或原鬥, 也不需要在很多論壇上都有帳號在那邊嘴砲, 但是你/妳應該要理解到自己要照顧的東西不是"一般的生物", 不是"一般多"的生物, 所以希望你至少知道2100種, 2300種, 2700種是什麼, 知道什麼是AquaLife....等等等, 然後還要有好奇心與學習能力, 另外我們是研究室, 不是寵物量販, 不是玩家小店, 因此每天的工作絕對不會只是撈魚看魚洗綿擦玻璃丟菜, 動物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因此希望你有良好的觀察力, 知道什麼叫"生病", 什麼叫"正常", 連睡覺或死掉都分不清, 白點胡椒病分不清, 腹水懷卵分不清, 那麼你/妳可能真的不適合; (B) 人格特質: 真的要能認得很多生物又有很多養殖經驗的人, 可能都是大大或低調的大大, 但是這類的人通常都非常有個性, 因為有個性, 因此在一個講求團隊合作與互助的研究室中就可能需要有所妥協與包容. 每個人都會認為自己好相處, 但實際上有很多自己看不到的死角, 而這些都很可能造成人際上的問題, 而人際溝通會影響工作品質, 意思就是會影響動物的照顧, 因此希望你/妳有這方面的準備, 而且知道如何反應問題與溝通解決而不是隱藏問題或自己生悶氣, 另外, 我很重視說到做到與即知即行, 換個水弄一整天, 那一缸生病總是忘記, 做一件事東摸摸西搞搞講手機上網看影片時間比做事時間多, 那麼你/妳真的不屬於這個世界; (C) 操守部份: 你是來工作的, 不是來逛動物園或一探究竟, 我們會接觸非常多的業者, 為了宇宙的和平與避免涉及商業交易的疑慮本研究室嚴格禁止以下行為: 轉寄報價單給朋友, 面對業者時說三道四轉述小道消息, 向網友爆料或做沒幾天就覺得老闆龜毛難搞研究室成員都難相處, 或藉本研究室名義在外面買東西喬價錢裝大大, 查證屬實就會立刻公告解聘
  • 學經歷: 不限非本科系, 我一向認為學歷與專業沒有直接的關係, 而且所謂的專業不是那種只會逛論壇或到處逛水族館爬店的嘴砲王, 而是(A) 對動物的熱情與細心; (B) 做事的細緻與完備; (C) 對人的善意與耐性
  • 有興趣者請於即日起檢附CV與本研究室歐小姐聯絡(sandy76223[at]gmail।com), e-mail往返之基本禮節將是重要考量
  • ps: 覺得高雄很遠, 沒有天天逛誠品starbuck或微風廣場就無法排便, 或認為在陳菊的統治下可能會被颱風吹走的人就不用來了 (但是我沒有愛陳菊謝謝)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2011-01-08新進魚隻

"Barbus" hulstaerti 夢幻小丑燈 x 20 (我一定要讓牠們生! 握拳小聲講)
Erethistes jerdoni (=Hara jerdoni) 迷你蝴蝶貓 x 10 (不是Erethistes hara, = Hara hara)
Pseudohemiodon sp. cf. apithanos Marble 花臉的陰陽直升機 x 1 (亦參考此圖)
Macropodus hongkongensis 香港鬥魚 x 10
Neolebias philippei 粉紅精靈短筆燈 x 6
Oryzias javanicus(?) 女王燈 x 5
  • 今天討論一下女王燈的鑑定問題好了. 其實我本來也想要討論一下那隻新加坡黃尾稻田魚的鑑定問題, 不過國寶大大已經稍事討論, 所以我就不把重點擺在新加坡那條魚身上. 先看看Oryzias javanicus的鑑定問題牽涉了多少物種? 根據我找得到的文獻與網路上的圖片看來, javanicuscarnaticus, dancenamelastigma這幾個物種有著複雜的關係। 我所謂複雜的關係基於幾個事由: (1) 原始文獻的描述不是很詳實, 但這在早年的任何分類學研究是常有的現象; (2) 這些物種之間沒有非常涇渭分明的可供簡單辨識的外部形態特徵, 就算有, 也可能只存在於成體; (3) 絕大多數的文獻都只是一些沒有引證標本資訊的"名錄"或是一堆從來不想確認材料鑑定正確與否的應用型文獻, 所以多數的文獻對於生物的分類地位的認證都是沒有幫助的; (4) 水族市場上流通的個體來源不可考, 繁殖場倒底有多少個? 流通個體在繁殖場中的"始祖"是否都一樣是很難追查的. 先看一下四個物種一開始被描述的時候的文獻與標本來源是什麼:
  1. Oryzias javanicus (Bleeker, 1854) (印尼爪哇島Perdana的Panimbang河)
    =Aplocheilus javanicus
    Bleeker, 1854
  2. Oryzias carnaticus (Jerdon, 1849)
    =Aplocheilus carnaticus Jerdon, 1849 (印度南部Waniambaddy = Vaniyambadi)
    =Panchax argenteus Day, 1868 (印度南部Madras)
    =? Panchax cyanopthalma Blyth, 1858 (印度加爾各答)
  3. Oryzias melastigmus (McClelland, 1839) (印度加爾各答, 經常被拼寫為melastigma)
    =Aplocheilus
    melastigmus (McClelland, 1839)
  4. Oryzias dancena (Hamilton, 1822)
    =Cyprinus dancena Hamilton, 1822 (印度加爾各答)
    =Aplocheilus mcclenllandi Bleeker, 1854 (印度, 確實地點不詳)
  • 我不打算把這些學名在各文獻間的混亂鑑定花時間, 我只提幾個重要文獻對於這幾個物種的身份的看法: Tyson Roberts在1998年的Ichthyoloical Research中發表了對當時已知熱帶亞洲產稻田魚的分類檢討, Roberts認為所謂的melastigma(應該是melastigmus)根本不存在, 而是印度金龍(Aplocheilus panchax)的幼魚. dancena分布於印度, 孟加拉, 緬甸, carnaticus只分布而印度與孟加拉. 根據他的觀點, dancena, carnaticus, javanicus的背鰭鰭條數(6-7)與腹鰭鰭條數(6)是完全相同的, 而在尾鰭與胸鰭的鰭條數以及脊椎骨數方面三種的數量範圍是重疊的. 意思就是說他列舉了一堆缺乏鑑識意義的特徵. 當然, Roberts也提供了好幾個檢索表, 但是這些檢索表對於鑑定水族市場上的物種沒什麼幫助, 因為他的檢索表乃是根據產地製作的, 這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知道魚的原產地在那裏, 那麼他的檢索表就變得不適用. 先看看他為印度與孟加拉產的dancenacarnaticus所製作的檢索表怎麼說, 他說dancena相對於carnaticus有一條"黑色背線". 但是他提到javanicus時把它與親緣關係較遠的hubbsi相比, 所以這種比較變得不太有意義. 另外他提到javanicus的分布在爪哇, 新加坡, 馬來半島, 泰國的半島部份.
  • Takehana et al.於2005年以tyrosinase, 12S與16S基因序列重建了稻田魚的親緣關係, 這個研究探討的主體是親緣關係而不是系統分類, 這項研究直接把melastigma視為dancena的次同物異名, 而他們研究所使用的dancena來自泰國的普吉島以及印度南部的塔米爾省, 而他們使用的javanicus分別來自馬來西亞的檳城以及水族館買來的魚, 根據他們的研究, javanicus種群包含了javanicus, hubbsi, minutilusdancena, 但是這個研究的物種取樣數太少, 不足以對系統分類產生很大的啟示, 此外, 這個研究也沒有說明產地相差甚遠的dancena以及javanicus是否真為同一物種
  • Lynne Parenti於2008年發表在Zoological Journal of the Linnean Society上的稻田魚親緣關係與分類回顧। 他雖然僅使用形態特徵, 但取樣了所有已知物種, 並詳盡地解釋了每一個物種複雜的分類歷史, 也提供了全科的檢索表(但他的檢索表的編號標錯了, 讓我眼睛好痛)। 根據他的觀點, dancena, hubbsi, haugiangensis, carnaticus, javanicus都是"不具有胸鰭基部黑點, 淚管封閉"的物種। 體高超過1/3體長的只有dancena(印度, 斯里蘭卡, 孟加拉, 緬甸), 而體高低於體長1/3的就是其它四種. 僅產西爪哇的hubbsi與越南產的haugiangensis和本議題關係不太大, 我們只看carnaticusjavanicus怎麼分. Parenti認為這兩個種的共同點就是背鰭的起始點位於第22-23塊脊椎骨處, 但兩個種的差別居然只在頭顱內的篩軟骨形態, 這真是太令人難過了! 但是先不要難過, Parenti還是提供了其它鑑定的建議, 他說carnaticus的尾鰭是沒有黃色邊邊的. 他的意思就是說: javanicus應該有黃色的邊邊!
  • 雖然Parenti已經發表了100多頁的巨著談稻田魚的分類, Magtoon & Termvidchakorn於2009年在泰國朱拉榮功大學自然史學報上發表了一篇奇怪的文章, 檢討泰國, 印尼與日本三個毫無相干地理區稻田魚的系統分類議題(他們的文章還把整個中國大陸標成Republic of China讓我傻了一下)। 根據他們的觀點, 泰國普吉島產javanicus的尾鰭上下兩側是黃色的, 而dancena的尾鰭末邊緣是白色的। 當然他們也知道Bleeker當年描述javanicus時使用的是爪哇的標本, 他們認為泰國普吉島紅樹林的族群與文獻上的爪哇族群的形態特徵是有差異的, 不過這篇文章的插圖一整個超不精確(見上面的插圖), 甚至有Q版的嫌疑, 所以我對其可信度是有一點懷疑.
  • 所以呢, 看到這邊, 我的結論與感想是這樣的: (1) Melastigmus (=melastigma)因為模式標本的遺失使它成為一個無法確認身份的物種, Roberts認為那是印度金龍的幼魚, 而Parenti認為那是一個不知道是carnaticusdancena的無法確認身份的物種, 他傾向於認為melastigma是一個分類地位不明的物種, 所以連檢索表都沒擺進去, 至於很多文獻或近代生理研究上所指稱的melastigma應該是其它近似物種錯誤鑑定的大集合; (2) Roberts與Parenti都說dancena是一條具有黑色背線的魚, 而javanicus是尾鰭上下有黃色邊邊的魚, 而這樣的描述都與市面上的女王燈不符; (3) Parenti認為所謂的javanicus廣布於泰國, 馬來半島, 新加坡, 印尼(含蘇門答臘, 爪哇, 婆羅洲, 巴里島, 龍目島與蘇拉維西), 意思就是說分布橫跨華萊士線兩側, 看起來真是淡水魚中的特例; (4) Naruse在1996年的時候其實發表了一個以12S rRNA序列所重建的稻田魚親緣關係, 在他的研究中, 新加坡與蘇拉維西的javanicus顯然與爪哇雅加達的javanicus可能是不同的物種, 但這個結果並沒有被Roberts或Parenti所討論; (5) 我認為新加坡稻田魚是不是javanicus有賴比較綿密的取樣與正確的親緣關係分析方法確認, 而且一定要包含爪哇族群, 目前所有的研究都不足以說明新加坡的稻田魚與爪哇的是否同種; (6) 女王燈絕對不是真正的javanicus, 但很可能是carnaticus; (7) 意思就是說, 多數生理研究上使用的"melastigma"或"dancena"(如中興大學的研究)可能都是carnaticus.
魚隻來源: 大龍水族, 永信水族(屏東店)
照片拍攝: 陳猴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