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星期五

2010-12-31新進魚隻

Rasbora borapetensis 紅尾金線燈 x 10
Acestrorhynchus sp. 1 黑絨二線排骨 x 6
Acestrorhynchus sp. 2 金點金排骨 x 6
Hemigrammus sp. 森巴紅尾燈 x 6
Bunocephalus amaurus 巴西斑鳩貓 x 6
Rhinogobius duospilus 白面火焰頰蝦虎(=白面吻蝦虎) x 1對
Odontobutis obscurus 花斑沙塘鯉 x 2

魚隻來源: 大龍水族

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2010-12-30新進魚隻

Sinibotia robusta (=Botia robusta) 壯體沙鰍(=金環鰍) x all
Leptobotia guilinensis 桂林薄鰍 (=金背薄鰍, 桂林金背薄鰍) x 6
Leptobotia sp. x 若干
Traccatichthys pulcher (=Micronoemacheilus pulcher) 美麗小條鰍 (翠綠紅尾鰍) x 6
Tanichthys albonubes 野生白雲山 (廣東從化產) x 10
Barboides gracilis 非洲精靈燈 x 10
Balitoridae sp. 提琴鼠 (倒底是啥?) x 5
Rhinogobius duospilus 白面火焰頰蝦虎(=白面吻蝦虎) x 1對
Rhinogobius giurinus (?) 子陵吻蝦虎 x 1對
Odontobutis obscurus 花斑沙塘鯉 x 2
Procatopus nototaenia 紅背女王鱂 x 3
Xenomystus nigri 非洲飛刀 x 6
Synodontis sp. 迷宮貓(這....) x 2
Siniperca scherzeri 斑鱖(黑雲克萊斯勒) x 1
Badis badis 藍帆變色龍 x 2對
Hemiodontichthys acipenserinus 阿扁頭直升機 x 4
Callichthys callichthys 紅翅戰車鼠 x 1
Corydoras pinheiroi 灰珍珠鼠 x 1
Corydoras sp. 黑翅長鼻鼠 (以阿瑪帕鼠C. amapaensis名義販售)(人工魚) x 15
Caridina sp. 超級蜜蜂蝦 Caridina sp. x 6
Caridina maculata 白頭蜜蜂蝦 x 6
Neocaridina cantonensis 紅虎紋蝦 x 6
Neocaridina sp. 金背米蝦 x 6

[感想] 印尼也太唬爛了吧? 那個不知道親本來源的長鼻黑翅鼠居然可以用amapaensis魚目混珠來賣, 真的是太誇張了

魚隻來源: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2010-12-29新進魚隻

Ageneiosus sp. VERY SAD 悲情虎鯨 x 10 - 9
Corydoras sp. CW051 超級雙色鼠(寬斑型) x 3
Amaralia hypsiura 岩石斑鳩貓 (岩石五弦琴貓) x 3
Pareutropius buffei 非洲玻璃貓 x 10
Betta sp. 大大鬥魚 x 2
Leptagoniates pi 玻璃水晶燈 (=琉璃金剛燈) x 6
Hyphessobrycon sp. 紅眼洛卡燈與雜燈 x 10
Charax sp. 快死排骨燈 x 1
Alestiidae sp. 不知來源雜燈一 x 1
Rasbora rubrodorsalis 火翅金線燈 (以紅尾金線燈
Rasbora borapetensis (=紅尾金絲燈)名義販售) x 10
Parachela sp. 某種副元寶鯿 (混在虹彩鏡魚中輸入) x 1
Sewellia lineolata 金線葫蘆琵琶 (金線葫蘆枇杷) (我已經不知道要當它是水果還是樂器了, 怎麼都有人用啊) x 2

魚隻來源: 華洋水族, 澄澔水族, 某大大

2010年12月25日 星期六

2010-12-25新進魚隻

Macropodus hongkongensis 香港鬥魚(採自廣東江門市新會) x 25
Macropodus chinensis 圓尾鬥魚(朝鮮鬥魚) x 15
Siniperca undulata 波紋鱖 (波紋克萊斯勒) x 1
Siniperca chuatsi 桂花鱖 x 1
Siniperca obscura 暗鱖 x 1
Sarcocheilichthys sinensis (胭脂鯉, 斑節鰉魚) x 8
Sarcocheilichthys nigripinnis 黑鰭鰁(花斑黑鰭鯉) (廣東清遠) x 8
Sarcocheilichthys parvus 小鰁 (浙江杭州) x 8
Crossostoma stigmata 斑紋纓口鰍 x 5
Pseudogastromyzon fangi 方氏品唇鰍 (浙江擬腹吸鰍, 浙江豹紋爬岩鰍) x 5
Pseudogastromyzon sp. Purple fin 紫鰭琵琶 x 10
Beaufortia kweichowensis 貴州爬岩鰍 x 10
Leptobotia tientainensis 天台薄鰍
(黃金豹紋鰍) (以紫薄鰍Leptobotia taeniops名義輸入) x 4
Tachysurus gracilis 細身擬鱨 (葛麗絲鯰) x 8
Sineleotris saccharae 薩氏華黝魚(=薩氏小黃鼬魚, 桔彩蝦虎) x 10
Rhinogobius zhoui 周氏吻蝦虎 x 4
Rhinogobius sp. 菊花吻蝦虎 x 4 (這名字看起真是妙不可言)
  • 鱖魚倒底是怎樣的一群魚啊? 養魚養很久的人應該會覺得, 怎麼鱸形目(Perciformes)裏有一些淡水魚看起來不管在外型或行為都很類似呢? 尤其是那些幼期有著靜靜躲在水草枯木間伏擊小魚行為的類群, 什麼枯葉魚, 日行虎, 西非戰神等等, 牠們之間有關係嗎? 或者這樣的行為只是在鱸形目內各科間的趨同演化? 淡水性的鱸超科(Percoidea)中有著這種ambush predator的類群, 根據我的認知有: 葉鱸科(Polycentridae), 南鱸科(Nandidae) (亞洲與非洲的枯葉虎), 尖嘴鱸科(Latidae)(淡水性物種), 擬松鯛科(Datnioididae)(日行虎什麼虎的), 另外就是今天要講的鱖科(Sinipercidae). 不過這些科之間的關係其實不大, 例如南鱸科事實上與葉鱸的關係沒那麼近, 反而與變色龍(Badidae)比較近, 但是變色龍並沒有這種伏擊行為. 而鱖魚雖然看起來根本就像放得超大的枯葉虎, 但是這個科和南鱸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是和誰有關係卻眾說紛云. 鱖魚在過去曾經被擺在鮨科(Serranidae)或真鱸科(Percichthyidae)中. 2007年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的團隊使用cytb基因的分析結果顯示鱖魚科的兩個屬, 鱖屬(Siniperca)與少鱗鱖屬(Coreoperca)可能並不構成一個單系群, 其中少鱗鱖被認為是北美洲的太陽魚科(Centrachidae)的姐妹群. 但是到了2010年, 同樣的團隊使用更多的基因, 但使用兩個"不知道怎麼選的外群物種", 花鱸(Lateolabracidae)科的斑點花鱸(Lateolabrax maculatus)與鮨科的東方鱸(Niphon spinosus)進行研究以後, 鱖魚又變成了一個單系群. 這看起來實在是太像是操控研究結果了. 所以呢, 我覺得在鱸形目內部關係一團亂的時候, 鱖魚是誰的親戚就不重要了, 好吃就好了. 鱖魚在水族市場上並不是經常流通的物種, 在台灣可能有點怕熱, 幼魚也比較害羞, 我個人認為或許不應該與比較強勢活潑的魚混養. 另外要留意的是, 日本的外來生物防治法明令禁止鱖魚的飼養與販售, 因此希望飼養此類魚的愛好者絕對不能把魚隨便丟到野外去造成台灣環境的問題. 有些人可能認為鱖魚在台灣可能無法渡夏, 但是不要忘了海南島也產中國少鱗鱖(Coreoperca whiteheadi)(白頭克萊斯勒), 如果在海南島都可以活得下來, 在台灣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了.
  • Sarcocheilichthys這個屬並不存在於台灣, 過去某些文獻上提到台灣也產黑鰭鰁(那個字音"泉"不是"線"), 但是後來發現那應該是高身小鰾鮈的誤定. 反正, 台灣沒有就對了. 這玩意兒不是第一次輸入台灣, AquaZoo以往就曾經介紹過. 我感興趣的是Sarcocheilichthys nigripinnis這個種, 分類上似乎有一些疑點. 根據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在2008年發表的研究指出, S. nigripinnis似乎有些遺傳上的分化, 而且陜西雒南產的黑鰭鰁居然與與黑龍江產的克氏黑鰭鰁(Sarcocheilichthys czerskii)有著更近的關係. Bănărescu & Nalbant(1973)認為黑鰭鰁可被區劃為六個亞種, 到了1977年, 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所出版的中國鯉科魚類誌, 共計有8個鰁屬的種級分類群被認為分布於中國, 分別為: 東北鰁(S. lacustris), 華鰁(S. s. sinensis), 福建鰁(S. s. fukiensis), 小鰁(S. parvus), 江西鰁(S. kiangsiensis), 黑鰭鰁(S. nigripinnis), 克氏黑鰭鰁(S. czerskii), 與川西鰁(S. davidi). 2008年這個研究指出所謂的黑鰭鰁在遺傳上有所謂的南方群與北方群, 而南方群內, 四川瀘山與樂山的族群也與中長江中下游的族群有些分化. 所以, 輸入到台灣的會是真正的黑鰭鰁嗎? 根據Günther(1873)的文章記載, nigripinnis的模式產地是上海, 那麼或許我們這次看到的魚比較可能就是2008那篇文章所說的南方群. 不過四川樂山產的黑鰭鰁據說也可能在水族市場上流通, 彼此之間倒底有沒有形態差異可茲鑑別? 兩個族群是否都曾輸入到台灣? 是未來需要再瞭解的. 根據我們自己的飼養經驗, Sarcocheilichthys這屬的魚對水溫的適應範圍很廣, 與很多觀賞魚的混養性也很好, 但是不宜與太活潑太會搶飼料的其它鯉科魚類混養以免總是啥都吃不到.
  • 細身擬鱨這條魚算是非常晚近(2005年)才被描述的物種. 其實這玩意兒就跟台灣的三角姑或是市售的鯊魚鴨嘴(長吻鮠)(Tachysurus longirostris, = Leiocassis longirostris)是同一屬的東東. 近期有關這屬魚的話題莫過於其屬名使用的爭議. 事情是這樣的. La Cepède於1803年建立了Tachysurus這個屬, 也指定了模式種為T. sinensis, 但是當時的時空年代一個分類學者描述新物種的時候並不需要提供證據標本或標本存放點(動物命名規約根本還不存在啊), 因此sinensis的原始描述其實就只有一張手繪圖, 而沒有實體標本的證據. 奇妙的是sinensis就不知怎麼的被後來的人當成海鯰而不是淡水的鱨, Tachysurus這個屬名就被套用在一堆海鯰上一直到20世紀的中葉. 但是後來的學者開始查覺到真正的sinensis應該是淡水的鱨, 而不是海鯰, 而且居然與比較晚近發表的擬鱨屬(Pseudobagrus)看似同物異名, 有人呢, 認為Tachysurus這個屬名既然被誤用已久, 然後sinensis的身份又只根據一張手繪圖難以確認其分類地位, López等人就在2008年的時候向國際動物命名規約委員會提交一個申請案, 以命名規約上的強制力壓制比較早發表的Tachysurus這個學名, 保留比較被廣為使用的Pseudobagrus. 但是此舉受到東南亞魚類學者如Ng與Kottelat的反對. 他們在2010年時在BZN發表對這個申請案的看法. 首先他們認為López等人完全忽略了Ng & Kottelat在2007對T. sinensis地位的討論以及已經指定新模式標本(Neotype)的事實, 其次他們也提到一個問題, 也就是很多非系統分類文獻, 尤其是農漁業文獻通常完全忽視分類與演化科學的進展, 使用舊或錯的學名, 但是這些既舊且錯的使用方式若被分類學者拿來支持學名使用的合法與有效性是很荒謬的事情. 因此Ng & Kottelat建議ICZN不要接受López等人的提議, 讓議題單純化, 依據一般的規則把Tachysurus當成擬鱨的有效屬名即可. 鯰魚星球顯然也遵循這個觀點. 此外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的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團隊在2010年所發表的研究結果顯示sinensis與黃顙魚fulvidraco(也就是本次阿勇水族輸入的"黃斑馬貓")應該是兩個不一樣的有效種. 說半天, 擬鱨屬的魚根本就很兇吧? 我懷疑會適合養在水族箱裏, 應該是說, 能夠與牠們混養的魚很少吧? 看起來小小很可愛, 但是其實愛亂咬鰭, 這個在很多釣魚網頁都有人說過了. 所以想要養的人還是建議單隻單缸飼養, 以免慢慢漸漸地出事.....
  • 台灣市面上的爬鰍科倒底有幾種啊? 尤其是腹吸鰍那群的......[待完成]
魚隻來源: 廣州石頭水族, 台北阿勇水族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2010-12-23新進魚隻

Papyrocranus congoensis 剛果飛刀 x 2
Labeobarbus sp. 混在巨型紅斑鯉(Osteochilus hasseltii)的雜魚 x 5
Luciosoma bleekeri 布氏梭大口魚 (=粉紅阿波羅鯊) x 3 (不是Luciosoma setigerum)
Luciosoma pellegrinii 阿波羅鯊 x 3
Barilius sp. 尚未鑑定的大型低線鱲 (=虹彩鏡魚) x 6
Boraras sp. "South Thailand" 咖啡小丑燈 x 7 (不確定是否有其它的中文商品名?)
Rasbora sp. cf. rutteni 類似火翅精靈燈的小波魚 x 10
Rasbora nodulosa 藍線黃尾燈 x 6
Rasbora elegans 黑兩點燈 x 1 (日本的Miniequ也在輸入他們認為的火翅精靈燈時混入此魚)
Megalobrama amblycephala 團頭魴(武昌魚, 細鱗武昌) x 2
Paedocypris progenetica 精靈露比燈 x 30
Neolebias powelli 小丑短筆燈 x 27
Alestes sp. cf. liebrechtsii 混在白金猛魚(Hydrocynus goliath)中的奇妙的非洲大雜燈 x 2
Iguanodectes spilurus 綠蜻蜓燈 x 6
Hyphessobrycon columbianus 哥倫比亞燈 x 6
Pseudostegophilus nemurus 黃金帶紋鮫鯨 x 10
Parancistrus sp. LDA046 白紋達摩 x 2 (不是網路上所說的Pseudancistrus sp. L056)
Corydoras nijsseni 公主鼠 (混在不知道是黑金紅頭還是C121中) x 1
某某斑鳩貓 x 1 (尚未鑑定)
Tetranematichthys quadrifilis 枯葉虎鯨 x 1
  • 市面上以"阿波羅鯊"為名販售的魚其實有三種, 目前看到setigerum (不常輸入), pellegrini (最常見), 以及類似bleekeri的物種 (非常少見). 阿波羅鯊基本上算是乖的魚, 不亂打不亂咬, 但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愛跳缸, 尤其是稍大的個體的跳躍能力是很好的, 還是加蓋為妙
  • 終於弄到團頭魴了, 阿我真是受夠google上那些爛照片還有死魚照了, 我們一定要拍一些漂亮的照片出來, 但是這兩條魚還沒開口吃東西, 還弄不清楚牠們是要吃上浮的? 下沉的還是懸浮的餌料呢?
  • 網路上有些站台提到蜻蜓燈時會使用一個怪異的學名書寫方式: "Iguanodectes spilurus (tenuis)", 我不懂這樣的書寫方式是怎麼流傳開來的. 其實tenuisspilurus的次同物異名, tenuis是Cope發表的, 而spilurus則是Günther所發表的, 有效的學名是Iguanodectes spilurus, 所以tenuis是不應該再出現的字.
  • 2010年10月初由新加坡輸入了兩種小波魚(圖片見此連結), 其中一種被標示為"Rasbora sp. rutteni", 後來被當成火翅精靈燈(R. lacrimula)販售, 另一種商品名叫藍線黃尾燈, 看起來最像近期發表的R. nodulosa (出處: Lumbantobing, D.N. (2010): Four New Species of the Rasbora trifasciata-Group (Teleostei: Cyprinidae) from Northwestern Sumatra, Indonesia. Copeia, 2010 (4): 644-670. 當我看到Lumbantobing的文章的時候, 我一度以為華洋水族輸入的類似火翅精靈燈的魚可能是Rasbora api, 但比較形態特徵之後, 我認為兩條魚是完全不同的物種. 由於這條類似火翅精靈燈的魚與藍線黃尾燈是一起輸入的, 我懷疑牠們是否都是蘇門答臘的魚. 但是查過所有Rasbora的分布後, 我發現蘇門答臘西北部似乎沒有這種類型的魚存在. 然後我再回頭思考rutteni的身份. rutteni產在婆羅洲的Sungi Wain, 因為我手上沒有幾篇重要的文獻, 我沒辦法確認這條魚活著的時候長什麼樣子. 但是根據我們家的魚與fishbase上的照片的比對, 華洋水族輸入的魚的尾柄黑斑還是大了些, 側線鱗列數也不相同. 所以我只好暫時把這條看起來像火翅精靈燈但是沒有什麼關係的魚標示為Rasbora sp. cf. rutteni. Rasbora的鑑定真的好難啊. Seriouslyfish根據Brittan(1972)與Liao et al.(2009)的觀點, 把過去與現在曾經牽涉在Rasbora分類議題的物種做了一個小整理: 首先是過去曾經被置於Rasbora但現在已經被置入它屬的類群有: Kottelatia brittani (金腹燈, 桔點燈), Brevibora dorsiocellata (青眼燈), Boraras spp. (小丑燈) + Horadandia atukorali (綠色霓虹), Rasboroides vaterifloris (斯里蘭卡火波魚, 火燄玫瑰鯽), Trigonostigma spp. (三角燈), Trigonopoma gracile (黑線金鉛筆) T. pauciperforatum (一線長虹燈), Rasbosoma spilocerca (米老鼠燈). 而目前仍留置於Rasbora的物種有:
  1. 屬級位置不確定: Rasbora beauforti (有人叫黃色霓虹, 但不是澄澔水族叫的那種), Rasbora vulcanus (火山小波魚), R. chrysotaenia, R. gerlachi, R. kalbarensis, R. reticulata, R. zanzibarensis.
  2. Rasbora semilineata種群: R. semilineata, R. borapetensis (紅尾金線燈), R. rubrodorsalis (火翅金線燈), R. lacrimula (火翅精靈燈);
  3. Rasbora trifasciata種群: R. trifasciata, R. amplistriga, R. bankanensis (金鱗燈), R. dies, R. ennealepis (紅翅紫蘿蘭燈), R. hubbsi (我不認為這是蝦米上說的蘿蘭黑線燈), R. johannae, R. meinkeni, R. paucisqualis, R. rutteni, R. sarawakensis (沙勞越燈), R. taytayensis, R. tobana, R. api, R. nodulosa, R. kluetensis, R. truncata, R. tuberculata;
  4. Rasbora daniconius種群: R. daniconius, R. dandia (=R. caverii), R. microcephalus, R. armitagei, R. naggsi, R. kobonensis, R. labiosa, R. ornata, R. wilpita;
  5. Rasbora einthovenii種群: R. einthovenii (紫蘿蘭燈), R. cephalotaenia (三線珍珠燈), R. elegans (黑兩點燈), R. jacobsoni, R. kalochroma (火紅兩點鯽), R. kottelati, R. nematotaenia, R. tubbi, R. patrickyapi;
  6. Rasbora argyrotaenia種群: R. argyrotaenia, R. aprotaenia, R. aurotaenia, R. baliensis, R. borneensis, R. bunguranensis, R. dusonensis, R. evereti, R. hobelmani, R. hossi, R. lateristriata, R. laticlavia, R. leptosoma, R. philippina, R. septentrionalis, R. spilotaenia, R. steineri, R. tawarensis, R. tornieri, R. volzii;
  7. Rasbora sumatrana種群: R. sumatrana, R. atridorsalis, R. calliura, R. caudimaculata, R. dorsinotata, R. notura, R. paviana (帕維納黑線燈), R. rasbora (霸王燈), R. subtilis, R. trilineata (黑尾剪刀), R. vulgaris
魚隻來源: Rio Mingquan, Rio Mingtzu, Rio Dalong, 永信水族(華夏店), 永信水族(鼎山店), 日月潭某某小吃店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2010-12-21新進魚隻

Notopterus notopterus 亞洲飛刀 (黑飛刀, 印度黑飛刀) x 7

為什麼一直買這條魚? 其實是因為我覺得牠不算是水族市場上常見的魚, 黑嚕嚕的, 又不夠大隻, 養大型魚的人覺得牠小, 想小型魚的人覺得牠大. 另外, 這條魚其實是有點梗的, 除了肉好吃是東南亞重要的淡水食用魚之外呢, 據說過去台灣也有這條魚. 如果以"駝背魚, 絕滅"當成關鍵詞google一下, 一定可以找出一卡車文章, 大至上都是把駝背魚當成已經在台灣絕滅的淡水魚來看待. 但是, 台灣真的曾經有Notopterus這條魚嗎? 台灣的淡水魚中真的有任何中南半島或巽它大陸區系的魚嗎? [待完成]

魚隻來源: 公園水族

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2010-12-17新進魚隻

Corydoras sp. C121 皇冠紅頭鼠 x 4 (背鰭全黑的個體)
Rasbosoma spilocerca 米老鼠燈 x 10
Barboides gracilis 非洲精靈燈 x 20 (及雜燈)
Barbus sylvaticus 由小丑短筆燈中挑出 x 5
Micropanchax luxophthalmus (=Poropanchax luxophthalmus, Aplocheilichthys luxophthalmus) 七彩藍眼燈 x 4 (華洋水族)
Micropanchax sp.
七彩藍眼燈 x 16 (台族水族)
Foerschichthys flavipinnis 福氏鰕鱂 (小可愛鱂) x 20 (繁殖看這邊, 據說要加鹽?)
Epiplatys sp. cf. sexfasciatus
小可愛鱂中挑出 x 16
Procatopus nototaenia 紅背女王 x 14
Neolebias powelli 小丑短筆燈 x 5
Neolebias kerguennae 紅金短筆燈(不是綠皮短筆燈N. ansorgii) x 10
Brycinus sp. 由眾魚中挑出之雜燈 x 2
Phractolaemus ansorgii 香煙魚 x 6
Xenomystus nigri 非洲飛刀 x 6 (比較與亞洲產的"印度黑飛刀"Notopterus notopterus的差別)
Papyrocranus congoensis 剛果飛刀 x 2 (不是鑽石飛刀
Papyrocranus afer)
Polycentropsis abbreviata 非洲枯葉虎 x 6

今天有三個議題:
  • 七彩藍眼燈的學名倒底是那一個? 一般的熱帶魚書籍中都把所謂的七彩藍眼燈標示為Poropanchax (or Aplocheilichthys) macrophthalmus. 然而這真的是正確的嗎? 事實上這是一個複雜的議題, 可以分為兩個層次討論: (1) 市售的七彩藍眼燈倒底是那一種? (2) 而這個種應該置於那一屬才是合理的? 與七彩藍眼燈相關的幾個物種的文獻出處與分類學歷史簡述如下:

  • Micropanchax macrophthalmus
    (Meinken, 1932)
    =Aplocheilichthys dispar Gras, 1961, 此學名自Wildekamp et al. (1986)後被視為macrophthalmus的次同物異名
    =Aplocheilichthys macrophthalmus Meinken, 1932, 此學名曾經一度被認為是luxophthalmus的次同物異名, 不過Huber (1999a, 1999b)認為這是一個有效種, 但應該歸屬在Poropanchax. 直到Ghodotti(2000)的親緣關係分析建議把macrophthalmus擺在Micropanchax屬中.

    Poropanchax luxophthalmus
    (Brüning, 1929)
    =Fundulopanchax luxophthalmus Brüning, 1929為Brüning在Der grüne Leuchtaugenfisch und der afrikanische Glanzkärpfling這篇文章所發表的. 但是就像很多熱帶魚一樣, 被業餘研究者發表的時候標本來源都是買來的, 然後文章刊登在通俗刊物上. Romand in Lévêque et al. (1992)Lazara (2001)luxophthalmus當作macrophthalmus的次同物異名, 然而Van Der Zee et al.(2007)的文章中把luxophthalmus擺在Poropanchax屬, 但沒有說明原因.

    Poropanchax hannerzi
    (Schell, 1968)
    =Aplocheilichthys macrophthalmus hannerzi Scheel, 1968, 這個學名自Wildekamp et al. (1986)後被視為macrophthalmus的次同物異名, 但Romand in Lévêque et al. (1992)以及Lazara (2001)認為是一個有效的亞種, 故稱為Aplocheilichthys macrophthalmus hannerzi. Huber (1999a, 1999b)則認為hannerzi應該歸至Poropanchax屬. 所以誰是誰呢? 根據Stiassney et al. (2007)所編著的Poissons d'eaux douces et saumâtres de Basse Guinée, ouest de l'Afrique centrale(全書下載)

    至於其它類的物種例如stigmatopygus, scheeli就不在此討論了.

    另一個複雜的議題就是這些"藍眼燈"(英文俗稱lampeyes)的屬名使用. Parenti(1981)與Meyer & Lydeard(1993)的研究都只認可一個屬, 也就是Aplocheilichthys(模式種為Aplocheilichthys typus Bleeker 1863), 而Micropanchax (模式種為Haplochilus schoelleri Boulenger 1904), Lacustricola(模式種為Haplochilus pumilis Boulenger, 1906), Poropanchax(模式種為Aplocheilichthys macrophthalmus Meinken, 1932), 與Congopanchax (模式種為Aplocheilichthys myersi Poll, 1952)則是Aplocheilichthys之下的亞屬. Huber在1982發表的看法則把Micropanchax提升為"屬", 但把Lacustricola, Poropanchax, CongopanchaxCynopanchax列為Micropanchax的亞屬. Ghodotti(2000)的親緣關係分析指出, Aplocheilichthys這個屬(包含斑節女王鱂A. spilauchen)其實和其它的藍眼燈一點關係也沒有, 因此他建議把Aplocheilichthys擺在Aplocheilichthyinae亞科內, 而所有的藍眼燈除了巴西小可愛鱂(Fluviphylax)之外, 都擺在Procatopodinae的Procatopodini族下, 並且把Micropanchax, LacustricolaPoropanchax合併為一個屬Micropanchax. 自Ghodotti的研究之後, 就沒有更新的有關這個類群的親緣關係研究問世, 而當我讀了Wildekamp & Malumbres (2004)討論Micropanchax分類的文章以後, 我認為藍眼燈的分類問題根植於幾個困擾: (1) 多數魚類學家都在不進行任何的科學討論下在圖鑑, 圖錄或名錄中呈現"自己喜歡的分類系統", 使得這些十分混亂的分類架構形成無法測試的假說; (2) 許多分類文章避重就輕地不處理困擾已久的問題, 例如沒有一篇文章明確指出真正的macrophthalmus長什麼樣子; (3) 親緣關係研究的取樣不夠綿密, 對許多物種的屬級分類置放一點參考價值也沒有.

    所以呢, 由於多數的文獻都無法提供證, 我只能根據Stiassny et al. (2007)的資訊來判斷, 華洋水族所輸入的七彩藍眼燈(手繪圖下方的照片), 應該吻合luxophthalmus的特徵, 但是台族水族輸入的七彩藍眼燈因為尚未發色所以目前我還不確定那是什麼魚. Petfrd上也有相關的討論, 各位可自行參考
  • 紅背女王倒底是硬水魚還是軟水魚啊? 為啥有人認為是硬水有人認為是軟水呢? 好吧, 我找了一堆breeding的文章, 也找個棲地環境的資訊, 我認為這條魚應該是軟水魚.
  • 那隻剛果飛刀是啥? 一般來說, 非洲熱帶魚出口商的stock list上會出現兩個名字, Papyrocranus aferP. congoensis. 但過去輸入台灣的物種一直都是Papyrocranus afer, 也就是一般的鑽石飛刀. 這次輸入的卻是較為少見的剛果飛刀. 剛果飛刀與鑽石飛刀主要的差別除了前者斑紋為直條狀, 後者為點狀外, 剛果飛刀的下顎較鑽石飛刀短, 臀鰭的軟條數104-118)較鑽石飛刀(121-141)少, 脊椎骨數(66-72)也較鑽石飛刀(79-85)少. 在飼養上Papyrocranus的主食仍然是小魚, 雖然過去的飼養經驗顯示在一段時間後這個屬的魚有可能接受飼料, 但是在初期最好還是以朱文錦為餌食.
魚隻來源: Rio Mingquan, Rio Mingtzu
圖片拍攝: 陳猴啾